华尔街没有新事物

我刚从中学毕业就工作了,我在一家股票经纪行里做一名记价员。 我在学校学习了三年的算术,对数字很敏感,我的心算尤其出色。 我的工作是把股票最新成交价格写到客户室的大木质报价板上。 有一个客户经常坐在行情收报机旁高声报出最新价格。我并不会 觉得他报得太快,总能记住这些数字,一点问题也没有。

 

办公室里还有很多雇员,当然我和一些伙伴交上了朋友,但是每当 市场交易活跃时,我会从早上十点忙到下午三点而没有时间同他们 过多交谈,但因为是工作时间,我并不在乎这个。

 

但是繁忙的市场交易并不曾妨碍我思考我的工作,对我来说,那些 报价并不代表股票的价格。它们只是数字。虽然它们确实代表每股 多少美元,而且总在变化。我最感兴趣的只是“变化”,它们为什 么会变呢?我不知道,我也不关心,我从来不去想它,我只是看见 它们不停地变动。而我要关心的是:每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5小时和 星期六的2小时,它们总在变动.

 

从此我开始对价格行为产生了兴趣,我对数字有很好的记忆力。我 可以记住价格在上涨或下跌的前一天是如何波动的。我对心算的爱 好时常被派上用场.

 

打个比喻说,我注意到股票上涨前和下跌前一样,总倾向于表现出 固定的模式。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我从这些例子中得到预测性的 指导。当时我只有14岁,我观察研究了数以百计的股票价格行情资 料后,就开始预测它们的精确性,比较股市行情的今日和往日。不 久我就能预见股票价格了。而我唯一的依据,正如我所说的,是它 们过去的表现。就像我已得到了可靠情报,然后期待着股价朝着预 期的方向发展。我已经给它们记时了。

 

例如,你可能发现做多头比做空头只有一点点优势。股票市场上多 头空头互相争斗,而股价记录器上的行情记录才是你判断的依据, 利用这种方法你会有七成胜算

 

另一个我较早就学到的经验是:在华尔街,没有什么事是新奇的, 这是因为投机事业已像群山一样古老了。股市上今天发生的事过去 也发生过,而且将来会再次发生。我从没忘记这点。我想我真的想 设法记住它们是何时以及怎样发生的,但是事实上我是在做交易中 付出学费后才记住的.

 

我对我的游戏有着浓厚的兴趣并急切地开始预测所有引起我注意的 活跃股票的涨跌。 我买了一个小本子,并把我的观察资料记录在里面。他不是记录一 些想像中的交易,它只是一些我预测成功或失误的记录。记录了我预 计股价进一步可能的走向,我最感兴趣的是验证我的观察是否准确 ,换句话说,我是否分析对了.

 

比如说在研究了一只活跃股票一整天的波动后,我就可以断定它正 表现如同以往将突破当前价位8或10个点以前所表现的一样。通常我 会在星期一记下股票的名称和目前的价位,在回顾它先前的表现后 ,我会记下它在星期二和星期三可能的发展,之后我会在股价记 录器上验证我的判断

 

我最初就是这样建立了对股价记录器上的信息的兴趣。我最初从观 察股价的涨跌中建立了波动的概念。当然股价的波动总是有原因的 。但行情记录本身对股价的波动不会做任何解释,不会告诉你股价 会波动的原因。我在14岁时不会探究价格为什么涨跌,今天我已经 40岁了,我仍不会去问。股价今天涨跌的原因也许两三天或者几周 甚至几个月以内你也不会知道。但究竟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的生意 是今天,你是要在今天作出决断而不是明天。至于找出原因是可以 等的。但是你要么立刻行动,要么被机会抛弃。有多少次我看到这 样的事情发生啊!你会记得几天前HOLLOW公司股票突然下跌了3点, 而这时市场上别的股票已止跌回稳了。 那是事实。后来在下个星期一你看到报道说董事们刚通过了分红方 案,这就是原因。董事们将知道股价会怎么样发展,虽然他们没有 卖出他们的股票,但至少没有买进,股价缺乏内部支持,有什么理 由不跌呢.

 

我保存了我的备忘记录小本子大约6个月。我没有回家去而是继续我 的工作,我记下那些我想研究的股票价格并研究其变化,并一直在 寻找重复的或表现相似的波动形态,以此来学习观察行情记录,尽 管当时还未意识到这些.

 

有一天,我正吃午餐,办公室一位同事,他 比我稍大一些,跑来找我,秘密地问我身上有没有钱。“你想做什 么?”我问。“是这样,”他说,“我探听到了伯灵顿公司的好 消息,如果我能找到人来帮我一把,我要抓住这个机会玩一把。”

 

“玩一把,你是什么意思呢?”在我的脑子里能够玩这种游戏的人 都是有钱的老手。 因为玩这游戏需要成千上万的美金。像那些拥有私人马车,还雇有 戴着丝绸帽子的马车夫的人才有资格。

 

“我的意思正是玩一把!”他说,“你有多少钱?”

 

“你需要多少钱?”

 

“嗯,如果我交5美元作保证金,可以买5股伯灵顿。”

 

“你准备怎么样做呢?”

 

“我准备把这些钱放进一家对赌行作交易保证金,他们允许我买多 少股伯灵顿我就买多少。”他说,“我确信就像从地上捡钱一样 ,我们会立刻赚一倍。”

 

“等一下,”我对他说,然后掏出了我的小本子。

 

我对把我的钱翻一倍并不感兴趣,但既然他说伯灵顿快要上涨了, 我的小本子也应该显示出这一点。我寻找着,对了,根据我的记录 ,伯灵顿正表现得像他以前上涨前通常表现的那样。

 

我还从未买卖过任何东西,也从没和办公室的伙伴一起下过赌注。 但我想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来测验一下我的工作、我的爱好,我立 刻被吸引住了,如果我的预测在实际交易中不灵的话,那么也没有 人会对我这套理论感兴趣了。所以我给了他我所有的钱,他带着我 们凑起来的钱跑到附近一家对赌行买了一些伯灵顿。两天后我们套 现,我赚了3·182美元

 

经过第一次交易后,我开始在对赌行里独自做交易了,我总是在休 息时间里买进或抛空股票——这两者对我来讲并没有什么不同。我 是依据我自己总结出来的一套方法买卖股票,而不只是买卖一些我 所钟爱的股票,而且我对各种买卖建议置之不理。我所了解的只是 股价的数字。

 

事实上,我的方法是在对赌行里做交易的理想方法。在对赌行里交 易者所要做的是对打印在行情记录纸上的股价波动下赌注。不久我 在股票交易上赚的钱就超过了我作一名行情记录员赚的钱。所以我 就辞掉了我的工作,我的家人虽然反对,但他们看到我所赚的钱时 也没有过多地指责我,我仅仅是个孩子,作报价员赚不了多少钱, 而我在股票交易中却干得不错。

 

我15岁时就赚到了我的第一个1000美元。我把1000美元现金放在了 我母亲面前,这些钱是我在短暂的几个月里在对赌行里赚的,而且 还不算我已经带回家的钱。我母亲对我不停地唠叨。她想让我把钱 存到银行去,她怕我胡乱花掉。她说她从未听说过哪个15岁的男孩 能白手起家赚到这么多钱,她甚至不相信这是真的钞票。她常常对 它感到担心。对我来说,只要能让我一直做验证我的推测正确与否 的游戏,我就不考虑别的事情。这就是我所有的乐趣——动脑筋作 正确的推断。有时我买10股股票来验证我的推断,有时我买100股来 检验,而这时我并不需要10倍的把握,它只代表更多的保证金而已 。这需要更大的勇气吗?不!没什么不同!

 

总之,15岁时,我已在股市里赚得了很不错的利润。我开始时是在 一些较小的对赌行里做交易,在这种地方你如果一手买卖20股也会 被认为是大户了。在那个年代,对赌行并不需要优待客户。他们不 需要那样做,即使客户把股价的走向猜对了,对赌行也有办法吞食 客户的保证金。这是一个暴利的行业。当时经营对赌行是合法的, 你每天都能看到客户保证金随着股价的波动落入对赌行老板的口袋 。股价只需向不利于客户的方向变动3/4个点, 客户为买进或抛空而交的保证金就输掉了,这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 ,同时,赖帐的人永远不会被允许再参加这个游戏,不被允许再买 卖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