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才能坚持

改变才能坚持如果你不知去向,很可能因此迷失。 ———戴维.坎贝尔

成为一位成功的交易者,必须保持一种心态;遵循交易守则代表快乐,违背交易守则代表痛苦。然而,即使你遵循交易守则,你偶尔还是会发生亏损,亏损总会带来一些痛苦。你必须了解这种痛苦是自然而正常的现象,就如同你在刮胡子的时候也难免割伤自己。在情绪的层次上,你必须能够接受,这类痛苦并不重要,总会过去的。你必须明确体认,成功是一种改变的程序,而痛苦是程序一部分。

由交易者与个人的角度来说,如果成功是一种由欲望驱动的改变程序,试图调整当时的生理与心理状况,成功的精义是控制生理与心理环境的一门管理艺术。然而,犹如我先前所说,在具备充分的知识下,改变生理环境的问题——采取有效的行动——取决于正确的动机,或根据知识采取行动的意志。

我们知道,缺乏执行的意志,是来自于信念、价值观与联想的局限性,所以在改变程序的最初阶段,便该检视心智的内容,并辨识这些局限性的所在。

特定而言,改变的方法是揭开潜意识的内容;寻找局限性的联想、价值观与信念;并以新的观念取代,使我们得以迈向选择的道路。务必记住,目的是达成一种心智状态,使追求目标成为一种快乐——而不是痛苦——的程序。

我们可以运用三项基本工具达成此目标:生理的躯体、意识与自动运作的潜意识。这三项工具早就相互配合而处于运作状态中,每项工具都可支援或破坏其他两者的功能。我希望提出一些基本原则,解释如何控制它们,使它们一起支持你。

运用你的身体

维系任何状态都需要耗费精力,就如同设计不佳的机械将耗费较多的能源一样,处于沮丧与挫折的心境中也将耗费较多的精力。不快乐与不满意会造成额外的工作;它浪费精力, 抑制欲望;对你的身体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设想某人处于沮丧的情境中。你可以由什么生理特征判断他的感受?可能是行动缓慢、无精打采的动作、垂头丧气、语气低沉而单调、呼吸短浅而夹杂着叹气。某人快乐而兴奋的时候又如何呢?可能是行动迅速、姿态生动而富于表情、声调高而顿挫分明、腰杆挺直、呼吸深沉...其他如愤怒、得意、痛苦、恋爱或遭到拒绝,这些情绪又如何呢?它们也都有生理上的特征。

我们每一种感受都会反映在身体上,这种现象很有道理,因为犹如我先前所说,情绪是潜意识价值判断的一种生理与心理的反应。然而,由相反的角度来说——换言之,身体的改变也可以影响你的情绪——难道不也很有道理吗?绝对是如此。例如,研究动机的专家安东尼.罗宾斯在他的录影带中提出下列的动作练习。你不妨试试看;

站得笔直,两肩摆正.抬头看天花板。脸上露出大笑的表情,这看起来或许非常荒唐。现在,尽可能感觉自己很沮丧,但不可改变任何姿势。继续尝试。

你结果是不是大笑出来?如果感觉受到挫折、疲备、悲痛或情懒,你必须将自己的身体交给潜意识产生这种感觉。当你感觉动机充分时,身体便会表现充分的动机。觉得很舒畅时,动作便会表现出很舒畅的样子。你感觉的精力充沛程度,便是你实际拥有的精力。所以,你的食物与运动,你如何运用与对待你的身体,都是重点所在。

如果心智中存在某种联想,阻止你采取积极的行动,你可以运用身体打断这种联想。安东尼.罗宾斯将这一切整理为一种科学,所以我建议你参考他的书籍与录影带。然而,着手这项改变的程序时,你必须体认,通过身体的运作、练习与食物等方法,你有力量改变心智状态。

观察职业运动选手时,你发现他们在重要时刻都会采取某种仪式。对棒球选手来说,可能是以球棒敲敲自己的脚,抓起一把砂子磨擦球棒。然后以脚整理打击区。对网球选手来说,可能是在发球前在地面上拍一定次数的球,或在接球时来回跳动。足球选手更是以迷信著称,比赛前总有一定的仪式。这些仪式都有共同的目的,重复身体动作,以呼唤潜意识进入专注的境界,准备因应接下来的挑战。通过一定的仪式,运动选手以他们的身体管理潜意识。

我在州际证券的时候,我们也有仪式。——为交易员戴着牛仔帽,并在腰上系着手枪,行情出现不利走势时,他会拔出手枪射击报价荧屏。我经常戴着轰炸机员的皮帽,希望价格下跌或行情出现不利走势时,我便会“轰炸”市场。这些动作或许有些稚气,但都是很重要的仪式,可既解郁结的心情与交易的压力。它们可以转移愤怒的情绪,更重要者,它们使交易变得有趣.即使是亏损的时候!

每个人都有身体上的仪式,虽然我们未必能察觉。每天早上绘制走势图,便是我的仪式之一。我可以轻易地把资料输进电脑,让它帮我计算,并列印图形,但亲自登录数据,绘制趋势线,可以使我的心智集中。

然而,并不是所有仪式都贯有正面的意义。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曾经在纽约住过一段时间,这里最大的特色便是交通拥塞,驾驶人不断地按喇叭(尤其是计程车司机)。这便是毫无意义的行为,仅是添加原本已经够紧张的不健康气氛。

你的仪式是什么?一定有。不妨考虑它们在你的生活中究竟扮演什么角色?这些仪式有什么功能?它们会舒解你的郁闷或增添你的挫折感?会使你专注或使你分神?它们是否可以使你掌握快乐与避开痛苦,或是相反?

留意你如何运用自己的身体——你的仪式。当你发现自己面对着报价荧屏咒骂着、由于亏损而沮丧沮、在拥塞的道路上愤怒地按着喇叭或任何使你觉得更不成功的行为时,你不妨深深地吸口气,并考虑上述问题。

然而,最重要的是你必须采取行动使自己觉得舒服一些。把姿势摆正、深呼吸、行动中表现出生气、说话的声调要有顿挫感、放一段你喜欢的音乐;根据你希望的感觉运用你的身体,你可以阻断那些控制你行动的负面联想。如果你可以成功地改变自己的感觉,应该珍惜这些改变;感受其中的乐趣,享受控制的快感。如果你经常如此练习,则可以在心智中建立新的联想,在身体上培养新的仪式 在必要的时候,你可以仰赖它们改变你的情境。依此方式练习,你可以立即开始改变。

仅仰赖生理上的改变而改变你的感受,似乎有些欺骗或不真实的意味。毕竟,我们的感受不才是真正的重点吗?以机械性方式改变你的感受,难道不是对自己不诚实吗?对于这些问题,我建议你考虑下列情况,究竟何者较有欺骗的意味或不真实:对着你无法控制的拥塞交通尖声咆哮,或吸口气而让自己放轻松,并问自己一些问题?何者较为实际;早醒来感觉一种莫明的挫折感,并放纵这种感觉,或提起精神,拍拍手,欢欣地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你的感觉确实是重点所在,但只要身体上的部分改变,你便可以大致上根据希望的感受,选择你的感受。另外,改变你运用身体的方法,学习如何管理心境,这仅是水久性改变的一个层面而已。配合下面几节讨论的内容,运用你的身体加速这项变动的程序,协助你根据选择的感受在潜意识中建立新的联想。

交易中,情况尤其是如此。心情处于低潮的时候,我就看不见机会,反应不理想,缺乏信心。交易并不是一种例行的工作,而可以让你安然渡过这些艰困的期间。你必须保持敏锐而专注的精神,才能够做好工作。情况不理想时,你必须以身体的动作振奋自己。我经常会利用一副牌协助自己保持专注。我一面看着报价荧屏,一面洗牌、单手切牌或以其他的动作集中精神。曾经有人告诉我,仅要看我每分钟的洗牌次数,便知道我是否拥有头寸。

运用身体方面,我尤其强调运动的重要性。许多研究报告都显示,运动可以降低压力,增进精力与心智的活力,并有助于提升自尊心。因为交易必须面对着市场中的不确定性,是一种压力很大的活动。我个人可以为运动的效益做见证,停止做运动时,我的生理与心理状态便会立即反应,显示所有相关的研究报告都没有错。

觉得疲备或蒙受压力的时候,通常你最不想做的事情便是运动。然而,这个时候,你知道你必须站起来,穿上运动服,到户外或健身房,然后运动。根据我个人的经验,当我克服心中犹豫而前往运动时,从来不会觉得后悔。另外,心情低潮往往是不运动最不恰当的时机。陷入低潮时,你必须中断那些让你陷入低潮的模式,运动便是最佳的方式之一。有些时候,这或许相当困难,但你会得到应有的报偿。

我认识一些人,把运动时间看成重要的正式约会。犹如会议或商业聚会一样,他们在行事历上以色笔圈出运动的时间,唯有特殊的事故才会取消 例如:家中有人过世。不妨想一想,你的健康、你的精力与作的生命,难道不是和商业约会或社交聚会一样重要吗?运动是一种投资,它代表现在与来米的感觉,而且它还有助于你的事业经营,因为它可以提供更多的精力,更专注的精神,并提升你的自信心。这段话——让你、找共勉。

运用与管理身体的活动,这是改变处境遇快的方式,但并不足以造成水久性的改变。你可以利用身体的活动中断旧有的模式,建立新的联想,但如果你想把这些新的联想真正深植在潜意识中,你必须以信念与价值观支持它们。若希望这么做,你必须面对自己最重要的资产:意识。

运用你的意识

讨论如何改变心境时,我虽然首先提及身体活动的运用,其中已经蕴含着意识的运用。因为在你从出任何变动以前,你必须认知自己的问题,专注于发生的问题,评估目前行动的后果,并投射(译按;将观念具体化为心象的程序)即将采行之其他行动的影响。

认知、专注、评估与投射都是可供运用的工具,我们必须学习如何使用它们,如此才能够成功。虽然它们都已经在运作中,但由于不当的个人管理,这些工具的运作可能产生不利的功能。如果它们的运作并不恰当,这是因为我们的联想、信念与价值观呈现矛盾与局限性,导致潜意识发出相互冲突的指令。非常讽刺地,我们了解这些局限性的唯一方式,是通过它们所压抑的功能——认知、专注、评估与投射。

1980年代初期,我在办公室训练交易员时,我告诉他们,有效从事交易必须学习三件求情:观察、专注与思考。我希望传达的意念,是成功交易必须具备的心智状态。假定你已经拥有交易需要的基本知识,下一个步骤是观察市场的行为;留意与思考当时发生的资料,例如:经济与政治的新闻、市场的价格走势、相关市场的价格互动、以及其他等等 这就如同你在阅读运动版的报导、玩桥牌或其他作认为有兴趣而易于学习的事物。

如果你能够进入专注的境界,你的意识将全然指向市场,远离生活的其他问题。这种情况下,你将“感觉”市场的走势方向,你将“听见”来自潜意识的指令:立即卖空S&P指数期货”。

实际建立交易头寸之前,你应该干预意识的运作,并评估潜意识的结论。所谓评估,是核对这笔交易是否符合你的交易法则。 你必须问自己:“风险/报酬比率是否至少有1:3?这笔交易是否顺着你希望介入的趋势?价格是否已经试探先前的重要高点而未能突破?......。

换言之,你必须根据自己拟定的交易法则,评估潜意识所做的判断是否有效。如果潜意识的判断确实有效,则交易。否则,放弃。如果你能以一致的态度进行这个程序,你的交易应该很理想,并对于潜意识的“声音”愈来愈有信心;评估的程序也会愈来愈自动化,这时候你几乎可以全然“信赖你的直觉”。

不幸地,训练这些交易员时,我不能以上述的明确方式说明这个程序的性质,因为这是我隐含的操作方法;换言之,我采用这种方法,但并不全然认知我的所做所为。许多擅长某些事物的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技巧究竟是什么。他们可能说,“我信赖我的直觉”或“我只是随心所欲地做,结果就是如此”。对于那些特别擅长某些事物的人来说,我相信他们都非常仰赖上述程序,程度上或许有差异,但性质上应该大致如此。

在拟定适当决策与采取有效行动的时候,你必须“观察、专注与思考”,以另一种方式表达,你必须整合认知、专注、评估与投射的功能。如果你了解这些功能如何运作,你便可以学习如何管理与控制生活中的每一个层面。所以,让我更详细地说明这些功能,并解说如何运用它们辨识与改变价值观、信念与联想的局限性。

认知

究竟何谓认知呢?哲学家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辩论了2000多年,我们仅准备采用一个简单的答案:认知是感知存在的能力或功能。我们感知的对象是现实的原始资料。我们如何认知对象,我们的心智如何解释,取决于我们的知识与信念。

例如,如果你拿一副股价走势图给某人看,他几乎完全不了解金融市场,他可以认知什么?基本上,他仅看到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线条与数字,或许还可以察觉价格呈现某种波浪状。我举这个例子是要强调一个重点:你的认知范围具有前后关联性。为了认知某个对象,你必须了解对象的性质。这便是知识何以重要的原因——它扩大作的认知范围。务必留意,潜意识仅能够“阅读”它在程序设计上所能了解的语言,不能接受太多外来的信息——它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

然而,认知最大的障碍并不是知识的不足,而是在心智程式中发生无意的疏忽。如果我们指示潜意识不要接受某些资料,它会听从命令。也将因此而不可能全然了解相关的事物。然而,只要记忆你已知的某些求物,你便可以运用认知的功能,理解你疏忽的事物,并察觉其中的问题。

如果生活中的结果不符合你的意图,显然出了差错——你的心智出现矛盾。达成目标最大的障碍可能是认知的局限性,这是因为我们在无意中采用负面的联想与信念。反之,正面的联想与信念,可以提升认知。

如果你不断疏忽重要的事物,认知这种现象的唯一征兆是某种类型的失败,然后你可以利用失败为起点。为了追求一致性的成功,你务必体认与接受一项审实:不仅是成功,你的失败也是绝对重要的步骤。体认错误与失败,并学习接受它们,这是一种积极的态度。

我说你必须“接受”成功与失败时,我强调的意念是:你造成的每一项结果,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你,也唯有你,必须对自己所造成的结果负责。超级交易员的训练师范.K.撒普如此解释:

事情出错的时候,投资者(或任何人)最应该做的事,是判断自己如何造成这种结果。我并下是说你应该责备自

己。我是说,在某个时间,在某种情况下,你做了某种选择而导致目前的结果。分析那项选择究竟是什么,并在

未来遭遇类似情况时,让自己有其他可供选择的方案。未来发生类似情况时,如果采用不同的决策,你得到的结

果也将改变。而且,现在便设想你将采行的方案,以便将来易于执行。

人们经常将错误、失败与痛苦归咎于其他人或事件。然而,如果你不断提醒自已,它们都是你个人行为的结果。你可以认知它们的原因。错误、失败与痛苦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都希望规避它们,但我们不能以否认来规避。如果我们可以通过选择接受它们,它们便无法支配我们。它们变得正常,甚至于是成长、学习与成就的正面机会。

在《股票作手回忆录》一书中,杰西.利物莫写道,“我不介意犯错,但我不愿意处于错误之中。”我对于这句话的解释是,犯错是可以接受的,但不可以犯错之后而不承认,并继续置身于错误之中。我曾经在利哈伊大学演讲,我问当场200多位的学生,有多少人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只有一个学生举手!我立即提供一个交易员工作给他,我是讲真的。

因此,以一部分心智留意自己的行为。倾听头脑中的“细微声音”,以及你对自己说的话,并尝试将错误的结果与痛苦归咎于于外部的力量。你这么做的时候,你是试图改变现实去符合你的心智内容,而不是调整你的心智内容来精确感知现实。这种程序称为“寻找借口”,这是避免痛苦采用最危险与混淆的方法。寻找借口之所以危险与混淆,因为它总是伪装在逻辑的外表之下。

在生活的某些层面中,寻找的借口可以存在很久的时间,你无需处理它造成的影响。在‘华尔街”,借口可以造成立即的伤害。如果你不愿意接受失败,如果你试图将失败归咎于外部事件,你无法在先前的错误中学习,结果可能是彻底的失败。

关于错误与失败,我们可以寻找的借口实在太多了,它们通常都蒙着真理的外衣。例如,某人在男女关系中不断遭逢失败,他被一位新认识的异性朋友吸引时,他可能对自己说道,“我只是在愚弄自己。我不能不断更换女朋友。我还没有准备另交女朋友。我需要时间建立自我的感受”。情况可能真的是如此,但实际的动机也很可能是再度失败的恐惧感。

总之,我们必须谨慎留意试图逃逸的欲望,尤其是真理在我们可以理解范围内的时候。如果你可以掌握这些试图否认的关键时刻,认知它们真正的情况,你便可以运用专注、评估与投射来消除它们。

专注

专注是指引认知的方法;在专注的情况下,我们同时缩小与扩大意识认知的领域。例如。对于市场具备一般性知识的交易者,他同时只应该从事二至五个市场的交易(最好是相互关联的市场)。他减少交易的市场数目时,对于这些特定市场所能处理的信息也因此可以扩大。

意识同时只能处理数量有限的信息。为处理与了解层出不穷的认知对象,心智仅会选挥部分的感知对象,将它们综合纳入知识与记忆的前后关联中。我们仅纳入认为重要的对象,并由价值观与信念做为滤网,以指引我们的专注。

价值观与信念决定我们专注的方向,后者又决定我们如何感知自身,以及如何感知我们与外在环境和他人之间的关系。通过自我认知,如果我们能够辨识专注的方向,我们可以选择相关的价值观与信念,决定生活的方向,并控制这个方向。

例如,我检视自己由何处取得专注于市场的能力时,发现自己非常幸运,在孩童时代,我便采取一种非常有助于学习与成就的信念。在某一期间,我并不了解何以如此,但我决定,成就任何事物的唯一方法,是就我所认定的领域,尽量阅读,不断练习,并以成功者做为模仿的榜样。

这种信念最初运用于棒球,其次是体操,再来是扑克牌,最后是在金融市场交易与投机。以一句话来说明这个信念:

只要有足够的知识与练习,我可以精通任何我所希望的事物。

有关达成目标所需整个学习与练习的程序,我很早也采取一种非常重要的联想:

这很有趣!!!

我当时并不了解,这种联想让我成功。这些联想深植我的内心,它们现在发挥的功能远胜于我当初玩棒球的时候,因为我现在更了解如何学习与成长。

学习很重要,这个信念让我专注于尽可能地吸收知识,扩大我的认知领域。例如,我学习棒球的时候,曾经阅读一本有关棒球基本技巧的书籍,于是我观察职业选手的动作,并思考他们如何运用这些基本技巧。这扩大我的认知领域与知识,因为职业选手的动作成为一种评估的标准,判断我自己的表现。我将职业选手的动作映射在我的心中,并尽可能模仿他们的姿势与风格,使自己的挥棒动作与守备技巧都达到理想的境界。

目前,学习与练习并重的信念,以及我获得的成果,使我充满自信、精力与热忱地追求我的目标。这使我对一般人所谓的“艰辛工作”产生积极而精力充沛的感觉。研究市场确实是艰辛的工作,但它们在我的内心并未产生负面的意涵。对我来说,工作是快乐的泉源。就如同棒球一样,它很有趣。我将自己的作为视为是有趣的活动,这使我可以敞开心智而无畏地接纳所有资料。我的潜意识没有理由遮断我的认知,因为我基本上认为,只要根据这种方法行动,我终究是一个赢家。

相反地,孩童时期的另一个联想,对我造成严重的限制,我花费相当的精力克服这项联想,基至于现在还非常在意它。虽然我精通棒球、体操与扑克牌,但我高中时期的学业成绩很差。我从来没有认真学习,一切都仅求及格而已。我的成绩大多是C,外国语言不及格,学校生活对我来说是一种沉重的负担,一种必须忍受的邪恶,因为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事实上,我的联想是:

学校是一个令人痛苦的沉闷场所,使我无法从事我热爱的活动。

你不知道我多么希望,能够把我惯有的精力与热忱运用在学校的功课中。现在,我必须聘请一位作家协助我撰写本书,这一方面虽然是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时间,主要更是因为我在学校中没有学得足够的写作技巧。

非常幸运地,我始终热爱阅读,这对我帮助很大,每当我需要学习新事物时,免不了会有一种恐惧感。例如,我完全仰赖我的同事道格拉斯——一位电脑天才——照料办公室里的电脑,教我如何使用这些设备。我们安装新的报价系统时,我的心中总会想着“还好有道格拉斯,我自己绝对没有办法搞清楚如何操作这些东西”。

在有关电脑的学习方面,我对于正式教育的信念,严重局限我的专注能力,我不认为学习很有趣,它是一种沉闷的程序。所以,每当我不知道如何使用电脑设备,或有什么差错的时候,我总是找道格拉斯帮我解决。我知道,我可以学习电脑——它们不可能比市场更复杂——但我在这个领域内无法保持专注。很幸运地,我实在没有必要学习,因为我始终可以仰赖道格拉斯,但如果我真的必须学习的时候,我便需要挑战上面的陈述。

“我自己绝对没有办法搞清楚如何操作这些东西”,不妨想想这句陈述的威力。这类的陈述会局限我们的专注能力。潜意识的功能虽然非常可观,但它也很容易受骗——它相信你要它相信的任何省物。你对自己说,“我自己绝对没有办法”或“我没有能力做这个”,或“开玩笑,这是不可能的”,或“没有人这么做”,你的潜意识便会傻呼呼地说道,“晓得了!”于是开始强化作原本已经有的局限性。

这类局限性很容易受到控制,你仅需认知你对自己说的话并改变;通过努力重新造构你说的话,迫使潜意识产生正面的行动。你必须善用潜意识易于受骗的性质,管理专注的能力。

例如,你想说:“我自己绝对没有办法”的时候,你可以修正为“这相当不简单,我如何使它变得容易一些?”你想说“我没有能力做这个” 的时候,你可以修正为“我以前曾经失败,现在应该怎么解决呢?” 你想说“开玩笑,这是不可能的”,你可以修正为“这为什么看起来不可能,我到底疏忽了什么?’你想说“没有人这么做”的时候,你可以修正为“奇怪,以前为什么没有人这么做?”或甚至于“这可能是一个突破,以前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

我们与自己的对话方式将引导我们的专注能力。我们对自己的说话内容与方式,代表我们对于人生是采取积极或消极的态度。另外,这也会影响潜意识产生之结果的质与量。

如果你了解如何与自已对话,了解如何要求自己,了解如何对自己提出问题,你便能将心智专注由负面的联想转移至正面的联想,这只需要在意识上改变说话的语气、语意的重心、要求的内容,以及问题的含义。

疑问的力量

你是否曾经留意,上文中,我将大部分的陈述重新组装为疑问句?这并不是巧合。疑问句最容易改变认知的专注。

每一个人的脑海里,都蕴藏着非常可观的知识,远超过意识所可理解的范围。对自己提出问题时,我们指引潜意识针对真正的问题寻找答案,而不是被动地接受自我的局限。许多情况下,答案早已经存在,你需要做的仅是提出问题! 然而,你必须诚心诚意地提出正面的问题,并全心期待答案。

本书第一篇中,我曾经提及一个问题,足以显示疑问的功能。1974年,我错失10月份的低务时,我问自己“我需要学习什么才不至于重蹈覆辙”这个问题又牵引出一系列的问题,例如:“趋势究竟是什么?它通常会持续多久?它的涨幅或跌幅通常如何?”回答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我“突然想到”——就像漫画中所亮起来的灯泡一样——运用历史价格的统计分配评估风险。

如果当时我提出来的问题是:“维克,你怎么会这么愚蠢而错失这个走势呢?” 或“看看你所错失的良机!”我的一生会多么的不同啊! 若是如此,我虽然不知道现在会如何,但我确定自己绝对无法发展出独特的统计方法分析风险,这可能是我一生最引以为傲的成就。

所以 你必须留意对自己说的话,对话中不要采用谴责的口气,应该提出问题引导积极的改变。有些问题绝对应该避免,例如;“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怎么如此倒媚?我怎么会如此愚蠢?这个世界何以如此不公平?我为什么不能也富有?为什么大家都如此对待我?”你提出这类问题时,潜意识提出的答案可能与现实全无关联,例如:“因为你不值得这一切。因为你是一位天生的输家。因为你是一个无知而毫无价值的人。因为除了少数的幸运者以外,人生本来就不公平。因为只有幸运者才能够富有,而你只是一个天生的输家。我早就告诉过你,因为你是一个无知而毫无价值的人,你不值得拥有这一切。”

你对自己提出这类问题时,就如同你问某人,他是否还继续打他的妻子。虽然你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曾经这么做。这类问题都别有所指;它们都隐含地接受一些应该被挑战——而不是被强化——的负面信念。

我以相当篇幅谈论如何提出问题,不仅因为它们可以有效改变作专注的方向,而且也因为其中含有根本的评估成分,通过评估才可以了解妨碍成就的局限性价值观与联想。

评估的重要性

进一步讨论以前,我想应该重新回顾心智的运作方式。我们的活动虽然直接受到潜意识心智的程序驱使,但根本的决定因素是我们持有的信念与价值观(不论我们是否能够认知)。特定而言,在潜意识的层次上,我们的行动是受到两种主要情绪驱使:追求快乐的欲望与避免痛苦的需求。另一方面,这两种情绪取决于潜意识中的联想,而联想的形成又是根据我们接受的价值观与信念,这个程序未必受到意识的认可。

截至目前为止,我们似乎把“价值”与“信念”视为相同,实际上并非如此。价值是我们所追求的,是行动希望获得或保有的对象。为了判定价值,我们首先必须评估;换言之,根据价值的某种标准排列重要性。信念是评估所根据的标准;它们决定我们对于价值的反应方式。价值是行动的对象,信念是标准,让我们可以根据某种方式体验价值。

例如,假定两个人都视金钱为有价值;换言之,两人都希望赚很多钱。其中一个人对于金钱的观念很健康,认为它是达成许多欲望的工具。然而,另一个人在潜意识中认为“金钱是万恶的根源”。如果两个人都赚了很多钱,第一个人可以充分享受,买一栋漂亮的房子,经常度假。第二个人可能无法真正享受他的财富。他使用金钱时,会隐约浮现罪恶感。

你整体的道德结构——价值观与信念——将决定你的特质;决定你的行为。信念决定个性;它们决定你如何行为与如何体验行为。了解价值观与信念,以及两者之间的差别。是非常重要的概念,所以我们将分别详细讨论。

价值与特质

除了生理特征之外,特质与个性让你成为真正的“个人”。你的特质取决于你的价值观是什么,你追求的是什么。你的个性取决于你如何行为。犹如先前的说明,你的行为取决于你的价值观。你如何行为取决于你采用的一组独特法则或标准——你的信念。首先,让我们讨论价值。

价值有两种基本的型态:手段价值与目的价值。你是否记得,我在第一篇对于经济学的定义?它是研究如何运用手段达成既定的目的。手段价值是我们生活中实际追求的形式,例如:金钱、事业、个人关系、健康与汽车。目的价值是我们希望达成的情绪性愉悦状况,例如:爱、成功、快乐、满足、舒适、安全与兴奋。第二篇的讨论范围内,我们关心的主要对象是目的价值;生命是由目的价值驱动。

我们持有的每一项目的价值,都存在一个负面的对应情绪,我们姑且称为“反价值”。反价值是我们希望避免的情绪性痛苦状况,例如;被拒绝、失败、挫折、忧虑、愤怒、羞辱与沮丧。我们是受到追求愉悦的欲望与(或)避免痛苦的需求所驱动,我们的目的价值与反价值便是驱动者。

你可以对自己提出下列的两项简单问题,来判定你的目的价值与反价值:

在我的( )中,什么最为重要?

在我的( )中,什么是我所希望尽可能避免的事物?

首先在空格内填入“生命”,其次再填入较特定的内容,例如;事业、人际关系、或你希望考虑的任何生活层面。回答问题时,以最快的速度写下答案,不可停顿。例如。你的答案可能是:

在我的( )中,什么最重要?

爱 安全

成功 成就

热情 满足

冒险与刺激 同情

狂喜 满头黑发

在我的( )中,什么是我希望尽可能避免的事物?

被拒绝 生理的危险

失败 愤怒

羞辱 沮丧

尴尬 秃头

回答相关问题时,请留意不要把答案神圣化,下一章将处理这方面的问题。尽可能深入而诚实地回答问题。其次,将你的价值与反价值依重要性排列。这可以反映价值体系的排列结构,或其重要性的秩序。现在,开始分析检讨,观察其中的一致性、冲突、局限性的价值与积极的价值。结果可能会让你相当惊讶。

例如,在价值排列中,如果“爱”非常重要,在反价值的排列中,“被拒绝”非常重要,你找到“爱”的机会有多大?追求“爱”时,你难道不需要面对“被拒绝””的可能性吗?当然是如此,而且请留意,避免痛苦的需求往往胜过追求愉悦的欲望。

分析自己的答案,你应该可以发现许多行为何以会产生。例如,如果你认为“成功”最重要。把“爱”摆在第二或第三位,你很可能经常在办公室加班,宁可招致配偶或伴侣的抱怨。如果“尴尬”是最重要的反价值,你在社交场合可能害怕公开说话或尝试新的事物。你的价值观与反价值观将决定你的特质。你如何采取行动追求或避开它们——你的行为——将决定你的个性。

如果你像大多数人一样,你的特质并不是根据有计划与有组织的方式界定,而是通过一种渗透的程序逐渐发展。你将在生命的过程中由外在吸收价值与反价值观,例如:你的成长环境、教育与社交层面。你的价值观可能非常混乱而毫无章法,甚至于相互矛盾。

或者,价值观的结构可能相当协调,但你的反价值观非常混乱。总之,如果你希望控制自己的生命,就必须了解自己特质的结构,才能开始展开你希望的改变。

所以,我希望你坐下来,开始上述程序,尽可能探索自己生命中的各个领域。你可能因此发现许多先前未察觉的心智层面。

信念与个性

许多人可能具备类似的目的价值与反价值,但个人的体认则不相同。这是因为我们的信念有所差异。信念有两种形式:对于生命、人性与事物的一般性概念;以及衡量自身与他人行动之意义的法则。

一般性的概念——经常称为整体信念——反映我们对于世界、人性与自身的观点。 所以,整体信念的陈述,通常以动词“是” 表达,例如:生命是( ),人类是( ),我是( )。

法则较为明确,它们决定某项结果必须以某些事件为前题。它们通常以“如果,则”的形式表达,例如:如果我赚了100万美元,我将很快乐。如果你爱我,你应该尽可能地陪伴我。如果我犯错,我将可以因此学习。”每个人都有一组独特的整体信念与法则,决定我们独一无二的个性。

例如,不妨考虑我先前所提成功的必要条件:自信。自信的感觉是来自你对于个人意义与效力的体认。你对于自己的感觉,主要并不是取决于自己的行为实际如何,而是取决于你如何判断自己的行为,行为的判断又取决于判断的标准——你对于意义与效力的信念。

例如,假定一位极具才华的年轻交易员,他以下列信念判断成功或失败:

如果我是一位优秀的交易员,则90%的交易都会获利。

如果我是一位优秀的交易员,则我赚的钱必须多于世界上其他的交易员。

如果我是一位优秀的交易员,则我在任何市场上的操作都必须优于世界上的其他交易员。

相当有野心的年轻人!可是,他将因此注定陷入充满挫折与不安全感的命运中。这些是不可能的标准,任何人都无法依此建立稳定的自信心。

为了获取自信,你应该采用可能达成的标准。这看起来似乎有循环论证的意味,实际上并非如此。例如。如果我对于经营事业的成功标准是:每个月都有盈余。这是可能达成的标准。反之,如果我将标准定为每个月净赚100万美元,则我很难在这个标准下获得自信心。

标准不同于目标。目标是你追求的真正对象;标准则是判断行为的参考依据。我希望每个月都净赚100万美元,我认为这是可能的标准(实际上并不是我的目标之一)。但以它判断成功与自我价值,则属于完全不切合现实的标准。我相信为了追求成功,一方面你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你设定的目标愈高,你的成就也愈高;另一方面,用来评估自我价值的标准应该设定得宽松。

在一般的情况下,局限性的信念是大败的根源,这包括不能把生命视为是愉悦的过程在内。以下是一些典型的局限性整体信念:

我不够聪明。

我不够自信。

我太年轻。

我年纪太大。

我太无知。

我不值得拥有这些。

我永远也不可能富有。

我无法改变自己。

生命是一场诅咒。

生命是一场荒唐的梦。

生命是“一位白痴的梦话,充满毫无意义的声音与愤怒”。

生命完全超出我的掌握。

人很残酷。

人很愚蠢。

人很懒惰。

人性本恶。

人们会尽可能利用你,然后将你弃之如敝履。

如果把持这类信念,如何达成你的目标呢?

例如,如果你很重视“爱”的价值,你又认为人们会尽可能地利用你,然后将你弃之如敝履,每当你体验“爱” 的感受时,必然会兴起戒心,担心被利用。

如果你坚信自已不够聪明,不论你多么认真学习,你在知识的领域内都不可能达到独立的境界。面对不同看法时,你总是害怕别人比你聪明一一你将觉得自己无法独立抉择。

犹如马克白一样,如果你坚信人生就如同“痴人说梦”般无意义,你将驱使自己迈向毁灭。

你的信念是自我实现的最终预言。务必记住,潜意识很容易受骗——它相信你要它相信的一切。如果你相信自己不应该享有财富,你的心智便不会让你富有。如果你认为自己不应该拥有爱情,它便不会让你拥有这种温馨的感觉。如果你认为自已不聪明,它就会让你愚蠢。所以,如果你希望成功,就必须抛弃局限性的信念。

修正局限性的信念,第一个步骤是要认知它们是什么,而认知的对象则是来自于行动中的症状。这些症状非常类似于我们先前价值观的讨论;换言之,经常不能够坚持追求自己的目标,并对自己提出负面的问题与陈述。这种类似性并不令人意外,因为价值观与信念之间存在密切的关联。

我们与自己的对话.以及我们对自己提出的问题,它们是信念之所以产生的原因与信念所造成的结果。例如,你对自己说,“我实在很笨!”不论这种感受多么短暂,都会强化这个信念。你说这句话基本上可能并没有自责的意思,但如果你经常如此对自己说,尤其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你的心智将开始相信它。

同样地,认知自己的局限性信念与法则的最佳方式,仍是对自己提出一些问题:

在我的( ) 中,究竟是什么局限性信念妨碍我?

依照先前的方式来进行。首先,在空格内填入“生命”,尽快写下各种答案。其次,再填入较特定的内容,例如;事业、人际关系或你希望考虑的任何生活层面。

第二个步骤是处理你的法则。如果你在认定局限性信念上有困难,第二个步骤或许可以协助你。首先,将你珍惜的价值,按重要性排列。对于每一项价值,都问自己应该如何才能实现它。你回答的格式可能是“如果,则”或是“如果要( ),则我必须( )”。例如,如果你非常重视成功,则情况可能是:

我必须如何才能够感觉成功?如果要成功。则我必须( )。

每年赚100万美元。

有一位迷人的配偶,以及两个小孩。

拥有阿诺史瓦辛格的身材,身体的脂肪不可以超过13%。

随时都觉得非常快乐。

永远不与任何人发生冲突。

永远不会觉得愤怒或挫折。

对于所做的一切都具备无与伦比的技巧。

在适当的条件下,其中某些法则或许相当合理,但大多不切合实际。反之,如果你认为,成功的感觉就是每天起床都准备尽自己所能渡过一天,情况可能大不相同。没有人可以随时都觉得非常快乐。每个人都会有愤怒和觉得挫折的时候。并非每个人的身材都能够与阿诺史瓦辛格完全相同。

我的重点是:我们经常设定一些不可能的法则,因而剥夺任何的成功机会。

练习时,你经常发现自己是根据手段价值表示成就,例如:金钱的数量。你的价值观、重要的信念、甚至于你的法则,都可能相互协调而具有正面的意义,你却对于达成目的价值的手段价值抱着负面或相互冲突的信念。为了了解这些负面的信念,你可以运用下列的填充技巧:

拥有(手段价值)意味着

回答问题时,首先由效益的角度考虑。例如:

拥有很多财富意味着——

我可以完全的自由。

我有更多的时间陪伴我心爱的人。

我不用再担心帐单。

我可以得到我想要的衣服、房子与汽车。

我不再需要仰赖公司的福利。

其次,列出你认为这项手段价值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例如:

金钱是万恶的根源。

金钱不能买到幸福。

为了富有,你必须剥夺贫困者。

富有者无法进人天堂。

赚钱意味我必须违背良心。

赚钱意味我必须承担很重的责任。

如果你探索自己的心智,可以发现许多你意想不到的局限性信念。它们妨碍你希望拥有的感觉,以及在生命中希望达成的境界与目标。面对这些心智视为是“自明的真理” 时,你可能会说,“这实在没有什么道理。”你可以提醒自己。富人不完全是势利鬼,如果你有钱的话,你并没有必要成为一个势利鬼。总之,你可以在心理上取消这些信念的有效性。

现在,我告诉你的是:你具备成功需要的智识与能力;只要排除自己设定的限制。所以,检视所有的信念与法则,辨识其中具有局限与不可能性质者。

截至目前为止,我主要是讨论如何辨识局限性的信念,但为了修正,你必须排除这些信念,并代之以积极而有力的信念。让我试举一些积极的整体信念,你可以根据这些脉络设定属于你自己的适当信念:

积极的整体信念:

生命充满无限的可能性。

每个问题都代表新的挑战与新的成长机会。

我很幸运能够拥有健康的身体。

我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命运。

人们是提供知识、启发与欢乐的源泉。

我决心做的事,总有达成的方法。

界定你希望采用的新法则时,务必让自己容易获胜。这些法则应该让你感觉热情、挚爱、快乐、成功......没有必要设定困难或不可能的法则。

没有错,生命永远必须面临挑战,但在不断追求目标的过程中,挑战已经非常足够,我们不需再“做些不可能实现的美梦”或“攻击不可能被打败的敌人”。人生苦短,我们不应该再为自己设定障碍而使生命显得乏味。

花费相当工夫做这些练习以后,你将了解对于自己造成限制的价值与信念,你对希望采用的价值与信念也应该有明确的概念。现在,问题是实际上如何进行。我们又面临相同的问题,知识本身并不足够;我们需要一种执行的方法。这便是投射发挥功能的场合。

如何管理潜意识

我们的生命中都曾经发生重大事件,回忆时,当时的快乐或痛苦又历历重新浮现。例如,你或许在事业中曾经赢得重大

胜利,每当回想当时情况.你便面露微笑而觉得非常骄傲。或者,你曾经遭遇一段感情的波折,而每当忆起历经的冲突与失去的一切,你便心痛如绞。

当你将某些事件投射于未来时,也可以因此感受快乐或痛苦。你可以设想自己沐浴在巴哈马的明媚阳光中,手中拿着饮料,阵阵凉风袭来,耳边又隐约可以听见浪花拍打岸边的声音。你想像这些景象 便觉得全身轻松而面带微笑。或者,你开车的时候,想像某人突然冲到车前被你撞死,这将是一幕可怕的景象。

快乐与痛苦的感受不仅局限于目前;我们可以将它们由过去呼唤出来,并投射至未来。

因为潜意识是受到两种主要情绪力量驱使——避开痛苦的需要与追求快乐的欲望——所以我们希望消除某种局限性的联想时,应该劝服潜意识了解,这个联想可以造成痛苦,非常的痛苦。

反之,希望建立积极的新价值观或信念时,你必须劝服潜意识了解,它们将导致非常的快乐。

在意识的层次上,我们需要将负面、局限性的价值观与信念,连结至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痛苦;并将积极而有益的价值观与信念,连结至目前与未来的快乐。

安东尼.罗宾斯设计一种方法,他称为“狄更斯模式”,这个名称取自狄更斯的小说“圣诞颂”,其中一位神秘的精灵以类似的方法引用在斯克罗克身上。这位精灵带着斯克罗克前往过去、现在与未来,并展示他一生中种种的快乐与痛苦。有一点特别值得留意之处,促成斯克罗克改变最有效的诱因,是目前行为将导致的未来痛苦。

“狄更斯模式 的基本内容如下:

1 选取一种你希望改变的信念。闭上双眼,回想这个信念在过去造成的种种痛苦。感受它形成的重担。回忆这项信念导致的各种后果。想想你因此损失的一切,情爱与乐趣。这项信念对于你的经济、事业与人际关系造成何种的影响?全心专注于你曾经遭受的痛苦与损失,就如同它们又重演一次。尽可能回想所有的痛楚经历,这一切都是因为这项局限性的信念。

2 仍然闭着双眼,思考这项局限性信念在目前造成的痛苦,包括过去经验导致的一切伤害。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你是否觉得精疲力尽?你是否觉得无助,不能控制自己的生活?它们怎么影响你的社交生活?你是否因此错失许多欢乐的机会?它们如何在生理上、情绪上与精神上影响你?感受其中的痛苦。

3 移往未来,将这项信念引发的痛苦投射至一年以后。拖着过去的沉重包袱,感受它的压力。这项痛苦会让你在事业上付出什么代价?会让你在人际关系上付出什么代价?对于你的自我形象与自信心会造成什么伤害?在情绪的层次上,确实感受相关的痛苦;运用你的身体;深呼吸;摆出承受痛苦的姿势。观想鲜明的痛苦,专注其中。接着,将自己投射至五年之后,并重复上述痛苦程序。想像这些失败在你的生命过程中将扩大至何种程度,并感受这些失败不断累积的压力。你对自己说些什么?你对自己的感觉如何?你变得更坚强或虚弱?更能控制或更失控?观想自己持有这项局限性信念造成的结果。你看起来是否老态龙钟?你看起来是否精疲力尽?你看起来是否狼狈不堪?你在生命的每个领域内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心爱的人将如何受你拖累?漫长的五年。让你感受的痛苦不断地强化,让你的身体随着痛苦而消沉。观想生活每一层面所受的打击。其次,将痛苦投射至10年与20年之后,并重复上述程序。

附注:如果你诚心进行这项程序,这是一种痛苦不堪的经验。以特里(本书作者之一)来说,他将痛苦投射至一年时,便有强烈的放弃行动。然而,如果痛苦足够强烈,人的心智将迫使你立即改变。尽你所能,让未来的痛苦尽可能鲜明。

4 将自己拉回目前,活动一下筋骨,深深地吸几口气,运用你的身体让自己觉得精力充沛。彻底忘掉局限性的信念,专注于你希望采用的崭新信念。你的心智已经准备接受变化......让自己感觉期待的兴奋。以意义明确的词句表达新的信念,并想着:“如果我现在拥有这项信念,我的一生将因此截然不同。”

5 闭起双眼。设想自己现在已经改变信念,会有什么变化?观想自己得到的控制感与自信心。体会控制与自信的感觉,运用身体强化这些感觉。尽可能的深呼吸,设想自己现在已经拥有这项信念。接着,将自己投射至五年之后,并携带着这项信念五年来累积的成就。你觉得如何?是否更能控制自己的生命?是否更觉得精力充沛?是否觉得自己更有魅力?是否觉得更能贡献自己?是否更有自信?对于生命是否更充满热情?这项积极的信念又将如何影响你的经济状况?你是否可以尝试以往不敢尝试的事物?这些改变将如何扩展至生命中的每个领域?你的人际关系是否将更圆满?感受相关的变化,让它们反映在生活的每一层面。秉持着这个信念,你对于自己在这五年来的表现觉得如何?再往前移动五年,并重复上述程序。看看这十年来的变化!一切是否大不相同?体会生命层次呈现的提升。现在,往前移20年,感受其中的生命变化与扩展!

6 观察这两种信念带来的结果,决定你选择何者。回到目前,感受新未来将呈现的兴奋与无限的可能性。

7 坐下来,记录每项新信念将如何提升生命的意义。

上述程序是在你的潜意识中建立新的联想。它将所追求的积极改变,连结至快乐——而不是痛苦。

几乎所有局限性信念,都可通过这种方法改变。至于效力的程度,取决于你如何进行这项程序。如何让相关的痛苦与快乐生动地呈现出来。我提出这种方法的动机。是希望你尝试并体会其中的潜能。我强烈建议你从事这项实验,研究安东尼.罗宾斯与其他人的著作,自己能够进一步提升改变的能力。控制自己的生命。

关联设定

每一天的每一个时刻,你的潜意识都不断形成联想,将人、事、物连结至快乐与痛苦。本章所有的内容,便是说明如何控制这个程序,并以此导引自己的生活。我最近学习的一种方法尤其强而有力,它称为‘关联设定”。

关联设定是一种潜意识的心智程序,它将某种感觉刺激,连结至某种或某组情绪状况。这是什么意思?每当你处于相对强烈的情境中,任何显著又重复的外在刺激可以关联至你经验的情绪。如果这种关联足够强烈,每当这项外在刺激发生,便可实际引发所关联的情境。

外在的刺激可以由五种感官构成。例如,你由车子的后视镜看到后方出现闪烁的警灯时,这会引发何种情绪?大多数人会觉得很懊恼,不论你当时是否做错了什么,因为你过去曾经在这种情况下被开罚单。

某首歌或许可以唤起你心中某种感觉或记忆。假定你与高中时代的异性知己,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曾经一起听一首“你们的歌”。现在每当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你可能会想起她(他),以及当时共享的欢乐或痛苦情绪。你的配偶或密友可能有某种特殊的小动作或说话语调,可以唤起亲蜜与温馨的感觉。你闻到面包香味时,你可能会出现饥饿的感觉,即使你一个钟头以前才吃过午餐。

我先前曾经提到身体的仪式,它们便可以引发潜意识中设定的关联。你实际上可以设定关联。让它引发你希望的情境。如果你希望工作可以专注,你可以发展出一种“感官刺激一设定关联”的联想,让它唤起你需要的情境。我再引用安东尼.罗宾斯提出的方法:

这基本上涉及两个步骤。首先,将自己投入某种希望关联的情境。其次,处在这种情境的颠峰状态时,你必须

不断提供某种特定的刺激。例如,某人大笑的时候,处于一种特定的情境中——整个身体当时都完全配合这种

情境。这个时候,如果你以某种特定方式扭他的耳朵,并发出数声特定的声音,稍后再提供相同的刺激(扭耳

朵与声音),这个人又会开始大笑。

关联设定的四个基本要素是:

1 情境的强烈程度——设定一个有效而持续的关联,你需要处于强烈的情境中;整个身体与心智都应该步入这个情境。关联设定的强度与经验的情绪强度之间,存在直接的正向关系。

2 设定的时机——引发情境的感官刺激(可以是声音、景象、触觉、味道或其综合)应该建立于情境的巅峰状态。

3 刺激的独特性——应该选择不寻常的刺激。如果你有摸下巴的习惯,便不宜做为设定关联的诱发因子,因为你可能无意中引发刺激,你的心智并不知道如何因应。这种情况下,刺激的鲜明程度会稀释,设定关联也将无效。设定关联最理想的诱因应该由几种独特的感官知觉组会而成。

4 刺激的重复性——刺激必须可以重复。例如,如果设定关联是以某种语调说“我爱你”,你必须能以相同的语调说“我爱你”如此才能引发相同的反应。

在设定关联的程序中,通常必须重复数次才能成功。数次以后应该试探。我认识一位年轻人,他与漂亮的年轻女孩对视时,总是没办法微笑。他并没有害羞的感觉,就是没办法微笑,于是,他开始设定关联。

某天,一位非常迷人的女孩对他微笑时,他发觉自己也发出微笑。因为他刚学习了关联设定的方法,并认为这是理想的机会。当时的感受正是他希望的感觉,而微笑正是他希望的反应,于是他触摸左耳垂上方的耳骨。现在,每当他以相同方式触摸在耳时,便会露出一脸友善的微笑。

改变心智时,我建议你采用关联设定做为辅助性的工具。

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因为它直接以潜意识为对象。它可以根据你的需要管理你的情绪。工作的时候,它可以协助你保持专注;疲倦的时候,它可以让你精力充沛;沮丧的时候,它可以让你兴奋;演讲的时候,它可以让你觉得自信而热忱。

它何以有效?我实在不知道。在“小飞象” 的故事中,一只大耳的小象认为,只要它特有“神奇的羽毛”便可以随意在天上飞翔。当然,羽毛实际上没有任何的魔力;这只是一种心理的凭借而已。关联设定或许仅是另一只神奇的羽毛。然而,这又怎么样?它确实有效!

结论

截至目前为止,我提出一个核心问题,并提出解决之道:如何取得稳定性的能力,使你能够根据自己的知识行动。我理清问题的核心:理性与情绪之间的冲突。我讨论人类心智中的超级电脑,并说明成功的关键是:建立的目标,能够受到协调而强烈的动机与决心所支持。

本章中,我简略地谈及一些技巧,获得所需要的动机与决心。所有观念都来自于阅读与学习,并思考人们(包括我个人在内)何以产生各种行为,以及如何改变行为。然而,这方面的讨论受限于本书的宗旨与篇幅,只能概略说明。在我讨论的范围之外,还有许多相关知识,建议你可以进一步探索。本书提供的参考书目是一个相当好的起点。

我观察自己与其他人的行为时,发现任何人都可以改变自己,只要他(她)有改变的欲望。我认识一个人,经常打电话给我,讨论她个人的问题。她的生活是由一些不同形式的相同错误构成的一个永无止境的循环。我非常关心她,因为她具备无限的潜力。然而,我观察她与周遭的人们时,我发现一种共通的现象:追求悲惨的热情。

我当初无法相信这种现象,后来在一位心理学家卡伦.霍尼的著述中发现相关的解释,某些人会陷入自我毁灭的循环中,并在一种强烈的热情驱动下,不断重复相同的错误。

这种程序围绕在一种有组织的微妙体系中,谬误的自尊。这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心理,几乎存在于我认识的每一个人身上 (包括我在内)。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