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证券红周刊》采访原始笔录

死扛个股的交易策略从此失效

本刊记者 郑捷

主持人语:

转融通融资业务先行推出,体现了管理层的一种呵护市场的态度。不过,这种看似单边做的多方式,是否真的能保护投资者吗?上期提到融券的推出为何会给机构以新的生存方式?本期听听“作手”李永宏先生的见解。被套死扛是广大散户愿意采取的一种策略,转融通业务的推出,对这一交易策略也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融资请谨慎

《红周刊》:转融通正在推出,由于融资业务先行推出,被理解为管理层对市场的一种呵护,不过市场更担心被融券砸盘。您怎么看?

李永宏:作为市场的一分子,我认为市场是神圣的,应该少一些人为的干预,让市场按照其自身的规律去运行和发展,它才能真正的成为交易者的天堂。转融通业务本是双向的,现在单推其中的一项,人为的痕迹过重,未见得能达到“预期中的好意”。看看近期市场的表现,你就知道大家在用脚投票。

联想到前一段风险警示板的通知出来,有客户拼命的卖出ST个股,但没过几天,满大街涨停的摘帽股。客户不禁大声的质问,“这究竟是在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呢?还是在把投资者当猴儿来耍?”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才好。

《红周刊》:不明白。只允许借资金买股票,不是应该利多市场吗?为何市场没有感觉到暖意?

李永宏:市场单边下跌这么长时间,目前的趋势仍然继续向下。这时候你借给交易者现金,叫他们去买股票,这不是逆势交易(逆势做多)又是什么?其实业内类似的融资融券业务早已经在做了,只是不叫这个名字。而现在在如此的市场环境下只开展其中一项业务的结果,也只能是加速了逆势交易者的死亡时间而已。本来千八百万的资金还可以赔上个三年两载,这一加上杠杆可好,用不上一年就可以赔光了。

《红周刊》:看来熊市的时候,光推出融资业务也不能解决问题。

李永宏:中国A股市场的问题不是这么简单可以解决的,这里面有经济和市场更深层次的原因。存量的700多只新股等待发行,宏观经济如何走出困境?如果能让市场自身去调节,跌透才是最正常的途径。

钻石也能跌成窝头

《红周刊》:最好别说跌,这年头大家都喜欢“底”,不喜欢“跌”。赔钱赔得太多了。

李永宏:亏了钱最好不要怨天尤人,涨与跌在市场里是共生的。即便这一年多你不做股票,也不会亏钱。待等到大市转暖时,你再重新入市就是了。更何况转融通业务的推出就是要改变市场原来只有做多才可以挣钱的交易模式。机构拿着券,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死扛了,往下做一样也可以挣到钱。看看这一年多来大多数的蓝筹股,它们的下跌多少还是跟融券有关系的。

从去年5、6月份我们一直在说,这样的市场条件不会做空就要休息。事实上,如果你是一个机构的股票交易员,从去年的5、6月份开始就应该放弃做多的操作了,即便是某只股票涨了也不应该去做了。

《红周刊》:接近2000点,有不少人考虑指数跌不了太多了。

李永宏:很多人现在还在讲价值投资,巴菲特或许真的能做到。就算你们公司研究的水平能比得上老巴,但是中外的社会及市场体制是有着相当大的差别的,盲目的克隆和表面的“山塞”也只能是害人害己!或许在若干年后中石油可以重新涨回到48元,但漫长岁月的煎熬会使你可能早就挺不住了,即便是你能够挺得住,但是给你钱的老板或者公司或许早就挺不住了!不信你尽可以去问一问那当年搞跨巴林银行的尼克·里森先生,抑或是拜读一回他老人家的无耻大作《我是如何搞跨巴林银行的》一书。

如果嫌资融资融券(包括转融通)和IF的资金门槛高,那么监管层完全可以引导大家去商品期货市场,券商们也大可以积极的去推广各自的IB业务,使交易者和他们的经纪业务收入达到双赢,而完全没有必要逼迫员工去卖什么该死的理财产品,弄得好端端的证券公司像传销公司似的乌烟瘴气!学会破除对市场涨与跌的“无明”,跟随大势,追逐活跃的市场进行交易,这一年的商品期货市场存在很多的机会。在这里,你将不再惧怕下跌,甚至你还很有可能会爱上下跌。

《红周刊》:不过酒类和医药为代表的股票这一年的表现还是不错的。

李永宏:这是公募基金60%持仓限额所造成的,它们必须抱团取暖。但做盘的原则是进得去出得来,试问那些现在还高高在上的大资金们,它们还出得来吗?

一些所谓的价值派还沉醉于自己高明的选择上。没有经过绝望的熊市第三期那多杀多的惨烈与恐怖,他们也许永远也不会承认,与原始股的价格相比二级市场上很难有真正意义上的价值投资。特别在你不能参与和管理标的公司经营的时候,这会变得更加的明显。就算是钻石,在饥荒的年头里也只能换半个窝头。

《红周刊》:说到多杀多,忽然想到上期金路先生谈到,机构持仓过于集中的个股,在未来将是做空的好靶子。

李永宏:这需要分情况来看,目前有些个股的确可能因为持筹过于集中,里边的资金出不来而把自己做死在里面。不过,如果到熊市的末期,如果还有能扛得住的个股,那么它就很有可能成为未来的牛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