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术问题

在多头市场买进股票也可能赔钱,同理,在空头市场放空股票也可能发生亏损。各位对于主要趋势的判断可能完全没错,运用的长期策略也可能绝对正确。可是,即便是如此,如果没有适当的战术配合,不能妥当规划交易细节,正确构想未必能够转化为实际获利。
交易者(尤其是没有经验的交易者)表现欠佳,涉及的理由很多。买进的时候,如果没有预先设定获利目标,即使股价上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卖出。万一碰到股价下跌,也不知道根据什么方法认赔。结果:既有获利变成损失,些许损失变成巨额损失。另外,这一切还渉及心理障碍。每当买进或放空股票,立即会发生佣金费用或畸零股价差。而且,结束部位的时候,还要发生类似的费用。由于交易者不可能掌握涨势的最高点或跌势的最低点,所以即便是一笔明智、合理的交易,在发生任何获利之前,可能必须先承受10〜15%的账面损失(甚至更多)。显然地,交易者如果信心不足,往往在股票还没有机会展现预期走势之前,就急着出场,如此会蒙受没有必要的损失,或放弃应有的获利。
理论上,长期投资者会在底部附近买进,然后继续持有股票,最后在头部附近卖出,然后保留现金或投资债券,直到(可能是几年之后)发生另一个底部买近机会;对于这类投资者而言,他们不需持续面临何时买进、何时卖出的问题。当然,这是假定我们可以判定何时是真正的底部、何时是真正的头部(非常大胆的假设)。针对主要趋势进行长期投资,面临的问题绝对不是「买低/卖高」一句话能够涵盖的。可是,长期而言,这类操作确实可以获利,而且获利非常可观。编者附注:请注意第5章与第5-A章谈到的道氏理论操作记录。
不论是单纯或多重的格式,头肩排列最可能发生在主要或中期趋势的头部或底部。就成交量、涵盖期间或突破而言,头肩排列具有的一般性质,类似于矩形、上升三角形与下降三角形。对于保守型股票来说,其影响类似于图形转折。
本书第II篇主要考虑投机性股票买卖。
「投资」与「投机」之间,存在一些基本差异。我们最好先厘清这方面的差异,各位也应该搞清楚自己的立场。这两种态度都可能成功,但如果弄混了,就可能会替自己带来天大的麻烦,蒙受严重亏损。
第一,身为投机客,就必须以投机立场看待股票。股票虽然代表公司的所有权,但股票不等于公司。好公司的股票可能很烂,烂公司也可能有好股票。务必搞清楚这点,公司好坏与股票强弱之间,不一定存在必然关系。技术分析关心的重点是:买方、卖方或持股者对于股票认定的价值。
第二点差异,是两者于看待股利的态度。「纯粹投资者」(顺便提一点,这属于稀有或濒临绝种动物)只考虑股票「收益」或潜在收益(现金股利)。可是,很多股票虽然发放稳定的股利,但股价可能下跌75%或更多。反之,另一些股票可能只发放微不足道的股利,甚至完全没有股利,但股价可以带来可观的资本利得。如果股利真的像某些投资人想象那般重要,我们只需要一把计算尺,就可得知股票收益率,并决定股票的「价值」。就这个基准来说,不发放股利的股票,完全没有价值。
就技术分析观点而言,如果不考虑资本盈亏,「收益」完全没有意义。卖出股票所得到的价款,减去买进成本,加上股利收益,这才代表总获利。这笔获利究竟是完全来自资本利得、或完全来自股利,或是两者的总和,实际上并没有差别。就放空股票来说,放空者必须支付股利,这个因素也必须与资本盈亏合并计算,才能决定最后的交易结果。
第三点可能造成混淆之处。我们经常听到「纯投资人」在$30买进股票,目前股价是$22,他坚持自己没有发生亏损,因为股票还没有卖掉。他通常会说,自己对于公司具有信心,股价迟早会回升。有时候还会强调,自己绝对不会认赔。
这类投资人,可能在1953年以$40买进StudebakerPackard,继续持有到1956年,当时股价为$5。可是,对于这类投资人来说,只要不「实现损失」,损失就不存在。(编者附注:Osborne股价曾经高达$25,1980年代则跌到$0,Visacalc的情况也很类似。第9版附注:2000年代的恩隆与世界通讯也是典型的例子。)
事实上,投资人相信股价最后会回升到当初成本,纯属投机性期待,绝望处境下勉强挤出来的一丝希望。
另外,我们还必须考虑这种态度是否具有一致性。举例来说,假定当初在$30买进,目前股价为$45。他是否也认为,这笔交易不能计算盈亏,因为股票还没有卖掉?或者,他认为自己的投资已经获利了?
盈亏的认定,不论采用「实现」(交易结束)的基准,或采用「账面应计」基准,两者都没有问题,但显然不应该藉由某种方法来掩饰自己的错误,然后用另一种方法来凸显自己的成功。这类观念混淆,经常造成财务上的重大悲剧。(编者附注:就目前的环境来说,这种混淆态度可以说是「一厢情愿」的行为。现在,市面上有投资组合管理的软件包,这类软件都是按照市价计算部位的价值,如此可以避免自欺欺人的行为。)
对于技术性交易者来说,或许应该采取比较现实的观点,根据帐面的应计基准来考虑盈亏。换言之,某特定期间的盈亏,应该以股票当天收盘价为基准来衡量。,
总之,我们应该(a)避免将股票与公司混为一谈,不该将两者视为一体或对等;(b)不可有意或无意地把股利孤立到股价之外,认为股利代表股票的「价值」;(c)避免混淆「实现」与「应计」的亏损。
技术交易者没有必要采用「买进——持有」策略。某些情况下,显然应该长期持有部位,甚至是数年之久。可是,某些情况下,合理做法是断然出场,不论当时是获利或亏损。如果市况显示不该继续持有某个部位,成功交易者——基于情绪缘故——绝对不会坚持已经变得不可能的看法,并断然出场。
有经验的交易者可以利用技术分析方法,掌握较短暂的中期趋势摆动,使其获利程度超过主要趋势所允许的获利幅度,虽然这类短线操作可能造成较高的佣金与税金成本。
可是,这种额外获利并不容易赚取。唯有持续保持灵敏的反应,严格遵守有系统的战术方法,才可能获致成功。如果各位把市场看成一个大赌场,认定自己是纯粹的赌徒,那就绝不可能透过某种单纯的数学系统来「击败市场」。各位如果心存疑惑,最好立即打住,深入观察各位有兴趣的这类「系统」,将其摆在实际的市场走势内验证。或者,各位不妨扪心自问,是否看过任何人单独采用这类系统而足以成功?编者附注:迈吉写下这段评论之后,由于计算机科技进步,以及各种金融理论的发展,某些交易者确实能够建立客观系统,在金融市场获得稳定的成功。可是,市场通常都会针对这些成功系统做出反应,发展新的对策来击败这些系统。所以,随着时间进展,这类机械化系统的绩效都会慢慢退步,甚至完全失败。
另一方面,技术分析虽然引用数学,但绝对不属于数学性系统。技术分析试图寻找市场走势的意义,所凭借的是类似情况的过去经验与图形发展,认定市场是一种敏感的机制,任何个人或集团的行情看法,都透过竞价式民主拍卖程序而简化为单一数据,也就是证券当时的价格。我们所研究的排列或型态,绝对不是毫无意义的,也不是任意设定的。这些型态或排列代表的变动,可以反映真实价值、预期、希望、恐惧、产业发展,以及其他所有相关因素的影响。就任何特定排列而言,我们未必知道它究竟是由哪些希望、恐惧或发展形成,但重点是我们可以辨识这些型态,了解这些排列的后续可能发展。
各位或许认为,短线交易可以让不规则趋势「平滑化」,并提供市场所需要的流动性;所以,短线获利是提供这些功能而收取的对应代价。相对于长期投资人来说,短线交易者愿意迅速拟定承诺,愿意随时获利了结或认赔出场。他们不会坚持在市场上持有某支股票的「部位」(虽然会根据市况而维持某种「总综合杠杆倍数」,其结果也一样,请参考后文解释)。短线交易的每笔获利,或许少于长期投资,但他们可以随时退场观望,重新评估市况,然后再进场。
最重要者,短线交易者可以因此而避开恐慌性行情。某些情况下,(1929年绝对不是仅有的个案;编者附注:1987年与1989年也是。第9版附注: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加上2001〜2002年的例子,包括:2001,05,21,道琼指数11350;2001-09-17,道琼指数9062;2002-03-18,道琼指数10673;2002-07-22,道琼指数7532),长期投资人将眼见自己几年来辛苦累积的获利,在几天之内被一笔勾消,但短线交易者可以透过停损单出场,接受些许亏损而保留绝大部分资本;一旦行情发展出新的趋势,他们可以又是生龙活虎。编者附注:对于「现代」技术分析者来说,即使是长期投资人,也不该被动接受空头市场。唯有银行信托部门或华尔街的大型承销商才会建议继续持有股票,因为他们不敢建议一般散户卖出而得罪主要的法人客户。
最后,在我们正式讨论战术主题之前,希望厘清一点,此处所谈论的操作,是针对小额或中等资金规模的交易者而言。我们建议进、出场的方法,涉及的股票数量可能是畸零股、100股、200股或1000股以上,实际数量取决于相关股票的市况与成交量。这些方法不适用于巨额交易(例如:单笔交易超过10000股者),因为这类数量的买卖,通常会严重影响行情。巨额交易操作属于特殊领域,虽然所考虑的基本趋势与策略还是一样,但必须采用不同的市场战术。编者附注:有一次,迈吉曾经对我说,老鼠能够到大象不能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