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是市场交易最本质的分析

什么才是市场交易最本质的分析?我认为,是对人的行为、对行为缺陷的分析!因为,市场交易背后是人、是交易者的价值观、利益观!萨特曾说,“无论别人说得多么崇高,多么美好,我都不会忘记提醒自己———找出其中的利益所在”,这话可能并不很对,但对于投资分析却是至理名言。

对自身分析的两个层面

一是分析交易者自身在“市场生物链”中的位置,其中主要是明确自己可使用之资源(组织资源、经济资源、文化资源),并据此进一步明确自己如何利用市场缺陷、明确自己的交易行为,一些具备资源的庄股可以不倒,而琼民源可以变为中关村,但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么幸运,我们还会因此明白,我们不要试图在任何环境中去搏斗,交易的最高境界在于有等待适合自己的环境出现的天性或者可以找出适合环境的方法,“虎狼靠捕食的本能生存,猎人却利用它捕食的本能制造陷阱”,我们也会因此开始明白,虽说最大的交易利润隐藏于制度的缺陷(这其实是基本分析最重要的课题)、最小的交易利润隐藏于交易对手的交易缺陷(这其实是技术分析最重要的课题),而所有的缺陷都根植于人性的弱点,但这些弱点往往会穿着漂亮外衣站在我们面前,外衣就是各种似乎可信的理论或真理,因此,对于绝大多数小额投资人而言,特定的机构或特定的股票就可构造其交易获利的平台,问题的关键是找出对手失误之处,因为资源决定了一般投资人无法获取诸如“制度缺陷”等所隐藏之大利润(就算他们知道利润在哪里),从这个意义上说,最好的技术分析交易者充其量也只是市场的“蓝领工人”。

二是分析交易者自身的性格优势及性格缺陷。如果说分析在“市场生物链”中位置是给自己在市场交易中进行战略定位的话,那么分析自身的性格优势及性格缺陷则是对自身交易方法的战术选择,当然具体的选择并无绝对标准,每人的标准也一定是在市场长期实践过程中“冷暖自知”地去自己感受和摸索的。其实,问题的最关键之处还并不只是找出战术方法本身,而是如何坚持和“固守”、却又要适时变动之。

对交易对手分析的两个层面

一是对交易对手的行为模式进行分析。市场之中最重要交易对手的行为模式无非是在“利用市场缺陷、制造市场缺陷”,所谓时机选择就是寻找市场缺陷无法维持运转的时候、并通过资本的运作将市场的缺陷放大到市场无法承受的地步,而所谓品种决策也无非是要利用和制造市场误区,这种类别的方法在市场的各个层面都有不同技巧,但其根基却往往不在市场之中,这种市场利益的取得往往是依据各阶层所占有的不同社会资源来进行划分,在这里,重要的是“阶层”而不是所谓“技巧”(写到这里,我开始明白索罗斯为什么要频频拜访各国财经政要,为什么巴菲特要参与到公司治理和组织中去)。

二是对交易对手的心理模式进行分析,而这牵涉到股票的本质。股票的本质是什么?是商品!股票交易的本质是商品销售,成功的交易者是这种商品的销售者而非消费者,传统的基本分析着眼于对商品本身价值的估算来计算其升值潜力,传统的技术分析无非是专注于测算购买这种商品的潜在人群及其购买能力,但基本分析的真正精髓在于寻找变动,局部变动的改革和框架变动的革命都可带来不同的变异,而变异就会带来利润,巴菲特寻求的除了“并购”等场外寻利模式外,还有代表社会大方向之价值趋势,因此,他所囤积的股票不愁“销售”问题,而很多大资金失败的最根本原因就在于没有抓住“客户”的利益判断,试图单纯靠情绪性的鼓动来成功“销售”(最典型的案例是摩根等国际投资银行在香港市场翻云覆雨时的全方位舆论攻势,在那种攻势中任何一个市场参与者都会被感染),因此,大资金开发新投机板块就像开发新市场一样,风险巨大但可能的收益也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