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年五·一机构特训之心法篇-新版《专业投机交易讲义》后记(二)

序:世尊在灵鹫山中,入三摩提。舍利子白观自在菩萨:“若有欲修学甚深般若法门者,当云何修学?”观自在菩萨遂说此经云云。

经文: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观自在菩萨”,即“观世音菩萨”。中文翻译这位菩萨的名字有两种:一为“观自在”,是赞表菩萨有究竟圆满的智慧,于法圆融自在;二为“观世音”,是誉表菩萨大慈大悲,能循声救苦。“菩萨”是梵语“菩提萨埵(Bodhisattva)”的简称,译为“觉有情”。其中,“菩提”即“觉悟”,可了达自利;“萨埵”即“有情”,即众生的别称。合在一起就是“智(上求菩提)悲(下化众生)双运,自利利他”的意思。故此,“菩萨”又称为“高士”和“大圣”。另外,在佛经中菩萨的异名有很多,这里就不逐一地列举了。“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行”,此处作“功行”解,是指菩萨在一切境中修平等清净无为之心,以究竟圆满的智慧,具有甚深境界的般若功夫。“深”是相对于“浅”而言的。般若在经教中有“浅”、“深”两类,第一类人空般若,破除我执,但见于空,却不见不空,这是二乘人所修持的,谓之“共般若”,曰:“浅”;第二类法空般若,不但人我空,法我亦空,此更进了一步,破了法执,不但见空,又见不空,这与前面二乘人所见所悟的不同,是大乘菩萨以上所修证的,谓之“不共般若”,曰:“深”;观自在菩萨所修证的即是此般若。“时”,是指过去时、现在时及未来时。“照见”是功行,是功夫,是对智慧的运用,是修行的枢纽,这里为“洞见”之意。“五蕴”过去译为“五阴”,即万法,分为“色”、“心”二法。“色”指的是一切物质;“心”指的是所有的精神意识,又分为“受”、“想”、“行”、“识”四类。“色法”是指时刻都在变化的物质世界,而“心法”则是指基于不断变化的物质世界所衍生出来的精神意识世界。“受”是众生对外界的感受;“想”是“受”的思想认识;“行”是“想”的主观能动性,即基于“想”的一切行为;而“识”则是由“受”、“想”、“行”所形成的业识,即“心”的本体。“空”是世界的本性。盖因色蕴无常,因缘而生,因缘而灭,若白衣苍狗,瞬间万变,终不能恒有,就像我们的“臭皮囊”百年之后终将归于尘土一样。然而尽管如此,世间竟然还有人要在这个无常的世界里去寻找什么“永恒”,实在是可悲可叹!但请大家注意,这里的“空”不当没有讲!如果真的是什么也没有,那就真的是没有什么可讲的了。“空”是指五蕴的理体,是说它根本就没有自性,即体性空,就如同水中月、镜中花一般,均是了不可得的。诚如《金刚经》所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所以龙树菩萨在《中论》中云:“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 即一切法若用观自在菩萨究竟圆满的“不共般若”观照,不用分别,当体即空。故此曰:“五蕴皆空”。“度”是“超出、解脱”的意思。“苦”是指一切苦果,分为“苦苦”、“坏苦”和“行苦”三大类。第一类“苦苦”,即我们在生活中所感受到的痛苦,譬如所谓的“八苦”,即“生、老、病、死”四苦与“爱别离苦”、“求不得苦”、“怨憎会苦”以及“五蕴炽盛苦 (也就是五蕴身心不平衡所造成的痛苦)”。第二类“坏苦”,即我们所谓“快乐”的感受,其表象是快乐的,但实质却是痛苦的,譬如声色犬马、荣华富贵等等。让我们试想一下,就算是美酒佳肴天天享受,三千佳丽夜夜厮伴,轻歌曼舞日日通宵达旦……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等到了头再来看一看,我们所得到的究竟是快乐还是痛苦?其实,世间一切因欲望而得到的快乐都不过是暂时地满足了众生当时生理和心理上的需求而已,都是不可能长久的,其最终必然会变坏而形成痛苦!第三类“行苦”,即世事本来就是变化无常的,但凡夫却不识这是自然的规律而总是去追求那根本就不存在的“永恒”,譬如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股市天天向上、爱情永远不变等等,而当变化的客观事实与他们的主观愿望相违背的时候,痛苦也就自然地产生了。我们之所以要知苦,其实就是为了要灭苦,而能够彻底灭苦的唯一方法就是要先找到苦的根源,然后再“由观照般若之用,契实相般若之体”,从根儿上铲除它!有道是知苦才能断集,慕灭才能修道!“厄”是众生因执着于五蕴而招感的一切灾难,譬如水、火、风、雹、霾、地震等天灾,乃至于刀兵、盗贼、恶政等人祸。此段经文是六百卷《大般若经》的心要,可谓是一语道破天机!若参悟了,断尽妄想执着,烦恼痛苦自然消除,从此也就摆脱了一切苦难的束缚。正所谓“度一切苦厄”,真实不虚!

众所周知,资本市场的属性是物质的,即资本市场属于色蕴。前面我们刚刚学习过“五蕴皆空”,因此属于色蕴的资本市场亦不例外,其性亦空。而由其空性所幻化出来的表象(即真实的相状)则是为了其本质而服务的,完全可以用“欺诈”这个词汇来高度概括。当所有的市场条件都成熟时,就会因缘生法,所谓的“市场行情”也就产生了。而所谓的“市场行情”,不论是多头市还是空头市,都是由资本市场的真空之体(即资本市场的本性)所幻化出来的幻象(即假象),(注:《列子·周穆王》云:有生之气,有形之状,尽幻也。造化之所始,阴阳之所变者,谓之生,谓之死。穷数达变,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其都是为了资本市场的攫取本质而服务的。当然,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总是要用一些噱头(即花招)来进行掩饰的,这是一贯的,也是非常必要的。否则,“巧取豪夺”这四个字也就无从谈起了。但由于资本市场没有自性,因而由此所产生的行情也就注定是无常的妙有,纯粹的就是一种忽悠人的假象!然而,由于广大市场参与者的根性各不相同,因此其所见所感也就各不相同了。这就犹如恒河之水,“鱼龙认为窟宅,天神认为琉璃;凡人认为波流,饿鬼认为猛焰。”又犹如我们的A股市场,“赌徒”认为是“赌场”,“嫖客”认为是“妓院”;盈利者认为是“天堂”,亏损者认为是“地狱”。可谓是 “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不可一概而论。但归根到底,一切境皆由心生!所以,究其根本而说其表象,一切皆是虚妄的妙有,即一切都是骗人的假象。我们若于妙有之中去追求什么永恒,则如同孟子当年劝谏齐宣王时所说的那样:“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终将是永不可得!

色蕴无常,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之中,大地山河为此而沧海桑田。即便是我身,今年去年、今月上月、今日昨日乃至于此时前时亦不相同。这就如同我们鼻中出入之息,此一息非前一息也,后一息非此一息也,即便是在刹那间也是在不停地变化。明白了这个简单的道理,试问有谁还会去用不变的眼光去看待那不断变化的资本市场呢?又有谁敢去妄言“法官”的儿子将来就一定是“法官”,而“贼”的儿子将来一定就是“贼”呢?不明资本市场之本性,离其根本而只说其表象,则所有的感受、认识、行为及意识皆是虚妄!世事无常,成住坏空,何谈价值?涨跌转换,瞬息万变,又怎敢妄言行情的顶和底?正所谓“动念即乖,开口便错!”至于用人为所计算出来的静态指标去衡量动态的市场价格,则更是荒谬之极!唉,本来就是空无一物,又何苦自寻烦恼呢?还是明末清初的真衍禅师说得好:“中道因缘所说法,一句道尽无余语;我说即是空假中,珠帘幕卷西山雨。”(注:此偈最后一句出自唐代文学家王勃的诗作《滕王阁诗》: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因此,完全地了悟资本市场的事实真相,是我们拥有资本市场“般若”的前提;而能够运用资本市场的“般若”建立正确的交易体系并在市场实践中灵活应用,则是我们彻底摆脱资本市场一切苦难的不二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