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年五·一机构特训之心法篇-新版《专业投机交易讲义》后记(三)

经文: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这段经文是说五蕴真空不空的道理。前文说“五蕴皆空”,然而空却非是真空;与空相对映的是有,但有却也是非真有。若用般若观照之,二者却是一回事,即本来就是一回事。这句话似乎很难理解,难的无非是不离色相而了知其空义。空不是说色相消失了才说是空,而是讲空与有的同时,诠释空与有本来就是一回事。大乘般若所照见之空,是色性之空,谓之“真空”;而性空之色,谓之“妙有”。妙有非真有,是真实的假有,三国时期的魏国玄学家王弼对它的解释是:“谓之为妙有者,欲言有,不见其形,则非有,故谓之妙;欲言其无,物由之以生,则非无,故谓之有也。斯乃无中之有,谓之妙有也。”禅宗七祖神会大师曰:“湛然常寂,应用无方;用而常空,空而常用。用而不有,即是真空;空而不无,便成妙有。”被鸠摩罗什大师誉为“中华解空第一人”的东晋僧肇大德云:“用即寂,寂即用,用寂体一,同出而异名。”由此可知,空与有并不是对立的,其只不过是一体一用而已。所以我们必须要了知空与有的相互关系,并在生活中做到体用全明与经权并用(即所谓的“道有经权须并用,事分体用要全明”),这样无疑会使我们的世界观及个人修为得到彻底地升华。

“舍利子”,即舍利弗,是释迦牟尼佛的上首弟子。因其持戒多闻,智慧敏捷,善解佛法,被誉为“智慧第一”。其母为摩揭陀国王舍城婆罗门论师之女,因其双眸生得酷似舍利鸟的眼睛般美丽,且辩才聪利,如同百舌鸟(即舍利鸟)之鸣唱,遂以此鸟为名,谓“舍利”。“弗”是梵语,即“子”的意思。舍利弗依其母而得名,故称之为“舍利子”。本经是舍利子替众生发问求法,观自在菩萨则呼其名而为众生解答,舍利弗尊者即是此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当机者。所谓“当机者”,就是问法的人,而问法的人往往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是替他人发问罢了。因为有人问法,才会有人为之说法,就像“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尊者为众生发问,才逗机释迦牟尼佛宣讲《金刚经》一样,须菩提尊者即是《金刚经》的当机者。另外,佛教圣物亦名“舍利子”,分为“法身舍利”和“生身舍利”两类。“法身舍利”就是释迦牟尼佛所宣讲的佛教经典,而“生身舍利”则是释迦牟尼佛涅槃荼毗后所留下来的固状物体,又细分为白色的“骨舍利”和红色的“肉舍利”以及黑色的“发舍利”三种。“舍”是指修行者的肉身,“利子”是指其本自俱足的自性(即佛性);“舍利子”的涵义就是说修行者的肉身终会有损毁的一天,然而其本自俱足的如来(即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佛性却是永恒的。“色不异空”这句经文是从假入空,反映出了色法的本性。“色”即五蕴之一的色法,是指世间的一切物质现象, 也就是天下万物。“空”注释如前。《道德经》云:“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可见世间的一切物质现象均是由真空之体所孕化出来的,即天下万物皆缘于有,而有则缘于无。正所谓“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 释迦牟尼佛说:“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因此,作为万法之一的色法,亦如是也。众生若能由此而了悟尘世本无声色货利可贪,亦无“五欲”(即财色名食睡)尘劳可恋,即可出离凡夫之境界。与前句相反,“空不异色”这句经文是从空出假,反映出了色法的因缘。即由真空之体所孕化出来的一切物质现象皆了无自性,其本性亦是空寂的。所以就色法的本性而言,它与它所孕化出来的真实相状并无二致。二乘人若能于此而洞悉无常与常、苦与乐、无我与我、垢与净、在世与出世皆无分别,进而破除法执,回小向大,化度众生,即可出离二乘之境界。接下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二句经文是说空假相即相入,进一步地阐述了空与色是一不是二,说明了色绝非空外之色,空绝非色外之空,二者本来就是一回事。如果我们能够彻底地明白这一道理,即可以不落于两边亦不落于中间矣,那么释迦牟尼佛在经中所说的种种不可思议的境界也就都可以接受了。正如释迦牟尼佛在《华严经》中所言:“破一微尘,出大千经卷。”一法如是,法法如是,无一例外!至于心法,即受、想、行、识四蕴,这里虽然是一笔带过,但却也是不外如此。即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乃至识不异空,空不异识,识即是空,空即是识。故曰:“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要知道五蕴是层叠相生的,一念不觉便会把真如自性转变成无明业识,进而就会造业受报。众生要想回归本性,就必须要先破色蕴,然后再次第破受、想、行、识四蕴。古德说:“万事万物,凡夫执实谓之有,二乘分析谓之空,菩萨眼见菩提,眼见佛性。”若看破了,就不再执着了,自然也就放下了,真如自性即刻现前。唐朝马祖道一禅师曰:“性无有异,用则不同,在迷为识,在悟为智。顺理为悟,顺事为迷。迷即迷自家本心,悟即悟自家本性。一悟永悟,不复更迷,如日出时不合于暗,智慧日出,不与烦恼暗俱。了心及境界,妄想即不生;妄想既不生,即是无生法忍(即“无生法忍者,于无生灭诸法实相中,信受通达,无碍不退,是名无生忍”)”。色法若空,烦恼障就没有了;心法若空,所知障也就没有了,清净自性自然现前。这话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却不容易!根性利、善根厚的人,在理论上可以马上接受,但在现实中还要用相当的时间去修行。正所谓理可以顿悟,事还需渐修!

诚如这段经文所言,资本市场的一切亦是真空妙有。譬如其行情,不论是上涨还是下跌,皆了无自性,均不过是由因缘而生的虚幻影像罢了,其情景与我们在电影院里所观赏到的影片一样。大家都知道,影片的内容是通过电影院里的电影放映机播放出来的。在电影放映机播放影片之前,电影院的银幕上是什么都没有的。而当电影放映机播放影片的时候,即当电影放映机把影片的内容投放到电影院的银幕上的时候,具体而生动的影像便奇迹般地显现了,就像巴金先生在《春天里的秋天》中所描述的那样:“银幕上出现了人,出现了动作……”而当此时,如果再通过电影院里的音响系统同步播放声音来进一步地渲染效果,则会更好地为我们营造出一种感同身受的虚假氛围。随着影片的剧情发展与变化,有些人就会被其所感染,以至于错把银幕上的虚幻影像当成是现实的景象,乃至在精神和行为上产生某种程度的混乱而不能自已。其具体的表现就是如醉如痴地随着剧情的发展和变化或哭或笑,或骂或叫;时而安静,时而狂燥……可谓是千人千品,万人万相,不可一概而论。但由于每部影片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制作目的(可以告人的抑或不可以告人的),这就决定了每部影片所选择的题材与其所表现的形式及风格必然各不相同。然而尽管如此,所有的影片却都无一例外地具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共性,那就是都要想方设法地去完成各自不同的制作目的!只要是能够达到这一目的,什么道德、法律、良心皆可以肆意地践踏,如果有必要甚至还可以不计后果地篡改一下历史,至于说颠倒黑白、混淆事非则更是不在话下。于是,拉资金、请编导、聘戏子、找媒体、求公关,乱哄哄你方唱罢他登场,如此这般瞎折腾,无非就是为了完成各自的目的罢了。而由此所引发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等方面的投入,则最终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全部由观众以购买电影票的形式来买单。即便是这样,也并不是所有的影片都可以在我们的电影院里随便地上映,即便是国际经典影片也不可以!因为每部影片都必须要通过有关职能部门的严格审查并批准后才可以公开上映。但令人费解的是,有些明显不符合公开上映条件的影片却还是在公众的质疑声中堂而皇之地公然上映了,甚至有些影片还被冠以“少儿不宜”的噱头而另辟场所上映了。据说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普通观众的利益,所以欲观赏此类影片者必须先要出示资产证明,然后再在有关部门人员的严格监视之下进行相关的测试并留下音像资料,待审查与考核全都通过之后才可以进场观赏。但在观赏的过程中如果突发什么意外,则后果仍需要完全自负!而如今管理部门又规定从2017年7月1日起,凡是欲进入影院观看影片者都必须要进行严格地审查和考核以确定其可以观看的影片种类。如此乱象,粼粼种种,举不胜举,给人以无尽的遐想同时也给后事的发生留下了由头。言归正传,通过审批的影片最终都是要通过电影院这一终端环节来展现给广大观众的,即都是要通过电影院里的影音系统来展现给广大观众的。影片在正常播映的时候,我们通过电影院里的影音系统可以感受到具体的影像和声音,就如同身临其境一般。而当此时,我们不妨开一个小小的玩笑即突然关闭电影院的总电源!想想看,电影院里会发生什么景象?我想除了一片漆黑和因为突发停电事故而引发的惊恐叫声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了。没错,除了回荡在黑暗之中的惊恐叫声外什么都没有了!方才还呈现在我们眼前的鲜活影像都瞬间不见了!刚刚还鼓荡在我们耳畔的美妙音乐和那感人肺腑的海誓山盟也都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留给大家的唯有不尽的遐想和万般的无奈,以及那令人窒息的黑暗。影片通过电影院的影音系统所产生的影音效果来剌激于我们的感觉器官,让我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影像和声音的存在。然而,这种通过电影院里的影音系统所播放出来的影像和声音却不是真实的。因为电影院里的影音播放系统可以随时随地停止或者改播任何的影片,所以我们的感觉器官所感受到的影像和声音完全就是一种迷惑人的假象。它们虽然实在但却没有自性,虽然可以短时拥有但却不能够恒有,是典型的妙有。前面我们学习过,妙有是假有,而非真有,其特点就是无常。这个比喻说明资本市场的行情与其真空本性相映成趣,完全就是其真空本性的镜像反映。正所谓缘起时映出多少良辰美景赏心乐事,怎奈何缘灭时却是雁过长空不留痕!同时,这个比喻也说明了资本市场的本质,即以影片为喻说明了启动市场行情的目的性。但由于广大市场参与者对于资本市场的认知程度各不相同,故当具体行情通过不同的交易平台作用于他们的感觉器官时,就会使其产生截然不同的心理感受,可谓是“五毒”、“六欲”、“七情”、“八苦”,不可一概而论。疯狂的市场氛围,具体的交易标的,实在的上涨和下跌,真实的盈利与亏损,对于广大市场参与者来说无一不是真切的。然而,这一切对于资本市场的体性而言却无不是虚幻的,广大市场参与者所感受到的真实,不过是无常的妙有而已,全都是骗人的假象。这么说似乎有些晦涩难懂,再简单一点说就是:资本市场从来就不再乎大家交易的是什么,它更不在乎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在此交易(即完全忽略市场参与者的身份和地位),也绝不在乎大家交易的形式是什么,至于交易市场和交易标的的名称它更是毫不在意,一切只要能够达到其目的就好(此即资本市场的本质)!别的一概是不闻不问,抑或干脆就是充而不闻,甚至是装聋作哑!至于说大家在资本市场中亏损了多少,抑或盈利了多少,均与之无关!纵然是有人亏得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亦与之无关!至于那些为此而颠倒痴狂者,则一切皆是咎由自取,更是与之毫无关系!资本市场属于色法,晋朝高僧支遁(即支公)云:“夫色之性,色不自色。不自,虽色而空。知不自知,虽知而寂。”这就如同电影院里的银幕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镜子一般,故而依空所显的资本市场的一切皆空。正所谓“以金作器,器器皆金。”如此浅显的道理有些人怎么就不明白呢?因此,离其根本而只说其现象与离其现象而只说其根本同样都是极端和错误的!空寂的本性、无耻的本质、丑陋的人性,由此而构成了一个危机四伏且极具欺骗性的资本市场。凡夫不明其事实真相,因各种欲望而贸然介入,则最终必然会迷失其中。“无量劫来赁屋住,从来不识主人翁!”明白了这个道理,请问大家还会执着于某个市场是“牛市”还是“熊市”吗?还会执着地去做什么“死多头”或者“死空头”吗?还会执着地去追求什么“永远的奥古斯都”吗?还会执着地去寻找什么交易的“圣杯”吗?对于那些至今还执迷不悟者,若按德山(即宣鉴禅师)和临济(即义玄禅师)两位大德的教化方法,恐怕早就是“棒如雨点,喝似雷奔”了!两位高僧之所以用如此俊烈的方式来接引其弟子,无非是希望他们能够“棒下翻身,鲤鱼成龙;喝中撒手,澈见本性!”其用心可谓是良苦与慈悲矣。

完全明了资本市场的表象即是资本市场的本性,资本市场的本性即是资本市场的表象。彻底明晰资本市场的一切皆无自性,皆了不可得,不论是市场本身还是由此而孕化出来的行情,乃至于个人的感受与思想以及行为和意识,都不过是由其真空本性所幻化出来虚幻影像,貌似真实,但实则却似镜花水月一般,一切皆是虚妄!(注:无实曰“虚”,反真曰“妄”。)诚如《大般若经》所言:“一切法,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由此而参悟人生,洞晰交易的真谛,不过是随缘惜缘即顺势而为而已。俗语道:“一理通,百理融。”既然明白了五蕴空有一体的道理,那么于尘世之中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还有什么可执着的呢?生活如是,交易亦如是也。关键是“狂心不歇,歇即菩提!”

经文: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舍利子”,译法如前。“诸法”即色、心二法,也就是五蕴。言诸法即是说五蕴,前说五蕴,此言诸法,实无异也。“是诸法空相”,前面我们学习了五蕴性空,此处是说由空所显的实相体性仍然是空的,尽管其相状是实在的,但却是空无自我的。虽然心法一念三千,色法无量无边,但它们却都是依空而显的,故全都是了无自性的,就如同水中月、镜中花一般,皆是终不可得的,因此说:“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现象初显谓之“生”,现象消失谓之“灭”。而所谓的“现象”,其实就是因缘而生,因缘而灭的所有相。前一句经文说“是诸法空相”,既然如此,那么生则一定是非真生,灭则一定是非真灭,诚如《金刚经》所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既是虚妄,又何谈其生灭?正如因果循环的道理一样,世间一切事物的发生、发展及结果,皆是缘于事物的因果关系,也就是事物的发生、发展及结果都是由其自身的因果关系列所导致的,即世间根本就没有独存性及一成不变(即固定性)的事物。因此任何事物的发展结果都不可能是终极的,因为它又会成为下一事物的发生和发展的机缘,从而又会导致下一个结果……如此前因后果,循环往复,没有尽头。正所谓“因前复有因,因因无始:果后复有果,果果无终。”事实上,诸法根本就不存在没有因果关系的绝对生灭,这就犹如水会因温度的变化而与冰和水蒸气相互转变的道理一样,其变化的只不过是物态,而其分子结构(即其体性)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故此曰:“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所谓的“垢”与“净”,不过是由众生的分别心而产生出来的一种思想认识而已。它是唯心的,更是因人、因地、甚至因习俗而异的,这就像我国有些地区至今还保留着用脚和面制作面食的习俗那样。或许在外人看来这是极不卫生的,甚至是令人作呕的。但是对于当地人来说,这却是从其祖先那里传承下来的一种生活习俗,世代如此,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再如我们所熟知的“猫屎咖啡”和“肉芽”,它们究竟是“垢”还是“净”呢?实际上,尘世间“垢”与“净”的判别标准一定是迥然不同的,这是由于众生的分别心不尽相同的原因所导致的,因此才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差异。不仅如此,尘世间所谓的“美”与“丑”、“是”与“非”、“好”与“坏”、乃至于“善”与“恶”的判别标准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说到实相理体,本自清净,非可以染之使其垢,亦非可以治之使其净。缘起性空,是诸法空相,虽被恶缘所遮蔽亦不能使之垢,复为善缘所熏习亦未尝使之净,故曰:“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亦如对前两句经文的解释,从法相上来讲则一定是有增有减的,但若从法性上来说却是无增无减的,这就像以水为冰抑或以冰为水的道理一样,其质量是不会发生丝毫变化的,但其体积却会因二者密度的差异而发生相映的变化。所以说,所谓的“增”和“减”不过是因缘而发生的一种现象而已,就其本性而言纯粹就是一种迷惑人的假象,正所谓“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去。”因此说:“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前文说五蕴蒈空,即无色心二法,“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所以也无众生感受世界的“六根”与“六尘”以及意识世界的“六识”。在佛门,“六根”和“六尘”合称为“十二处”,而“六根”与“六尘”以及“六识”合称为“十八界”。因此说: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六根”,即“无眼耳鼻舌身意”;无“六尘”,即“无色声香味触法”;无“六识”,即无眼识、无耳识、无鼻识、无舌识、无身识、无意识;乃至无“十八界”,即无眼界、无耳界、无鼻界、无舌界、无身界、无意界与无色界、无声界、无香界、无味界、无触界、无法界及无眼识界、无耳识界、无鼻识界、无舌识界、无身识界、无意识界。简而言之,就是:“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其中,“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是菩萨为开导那些迷色者而说的,而“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是菩萨为开导那些色心俱迷者而说的。

凡夫于资本市场之中,或迷于色法,或迷于心法,或二者俱迷。他们固执地认为资本市场上的一切现象都是真实的,而绝不是虚假的,以至于他们顽固(即愚妄固陋而不知变通)地执着于我与我所,挂碍于资本市场的一切现象。显然,这种思想认识与他们的世界观是一致的。这也就难怪在其眼中,不论是市场的涨跌与账面的损益,还是市场的信息和交易的方法,乃至个人的市场感受以及市场经验都是真实的,皆令其不由自主地心有所系而不能自拔。于是他们离本逐相,纵然是因此而招感苦难与烦恼也在所不惜。他们执迷于色心二法而妄加分别,一叶障目却自以为是!他们或执着于所谓的“牛市”或执着于所谓的“熊市”,贪婪无知而死不改悔!然而,资本市场的事实真相却也是诸法空相,且古今中外均无分别,根本就没有什么“成熟”与“不成熟”之分,也不存在什么“恶意做空者”和“善意做多者”,更不存在什么“国家牛市”和“市场妖精”!说得再透彻一些就是资本市场的所有相皆是虚妄,皆是骗人的假象。至于什么公司在哪个市场挂牌上市抑或摘牌退市,对于资本市场而言皆无关紧要,决不存在所谓的被市场“高估”或者“低估”之类的问题,如果说有人在这一过程中硬要装装腔调、耍耍把戏则另当别论!资本市场是诸法空相,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坏”之分,这就像两张百元的钞票同时摆放在我们的面前,谁能说清楚哪一张是“高尚”的哪一张又是“卑鄙”的呢?难道我们只有“投资”并长期持有所谓的“蓝筹股”抑或“大盘股”才会有良好的收益吗?而我们短期“投机”所谓的“垃圾股”或者“小盘股”就一定会产生巨额亏损吗?试问在资本市场中,“长期投资”与“短期投机”、“大盘股”与“小盘股”、“蓝筹股”与“垃圾股”有分别吗?特别是在我们的A股市场里,持股时间与收益成正比吗?难道当了领导就可以不负责任地随便误导大家甚至胡作非为了吗?资本市场空中无相,压根就不存在什么“牛”(即涨)与“熊”(即跌)、“多”与“空”、以及“善”与“恶”和“正”与“邪”的分别。如果自己亏了钱就去诋毁赚钱的人“恶”,甚至去仇视他们,以至于公然地采取非常极端的手段去对付他们,这样不仅有失于自己所标榜的公允和公信,并且还会进一步地证明自己的狭隘与无知!倘若只是因为市场的跌幅大了就去擅自修改交易规则以显示自己所谓的“能力”与“强大”的话,则往往事与愿违,反而会更加地证明自己的懦弱和无能!倘若只是因为某些地方穷就要人为地赋予其一些特权,这样岂不是有违资本市场的“三公(即公平、公开、公正)”原则?《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资本市场之诸法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当处出生,当处灭尽。”奈何我们还要有什么执着与分别吗?“牛市”也好,“熊市”也罢;长期“投资”也好,短期“投机”也罢;做多也好,做空也罢;蓝筹股也好,垃圾股也罢;大盘股也好,小盘股也罢;新股也好,老股也罢;究竟是孰好孰坏、孰善孰恶、孰优孰劣?世上谁又能够真正地说得明白?敢问某人又凭什么不让我们去“炒新、炒小、炒差”呢?难道真的是像他所说的那样是为了保护我们吗?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何不将它们一并强制摘牌做退市处理岂不更好?股份制企业之所以选择在资本市场上挂牌上市,无非是希望资本市场能够为其股票提供更好的流通性,以及进一步地解决其融资问题。然而,当领导的随便一句话便要毁灭他人的希望与梦想,真的不知道某人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年轻时曾经听过一首流行歌曲,记得其中有一句歌词大概是这样的:“女人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我想它现在同样也适用于某些领导的“弯弯肠子(即其思想)”。《道德经》云:“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也。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因此,新可以转变成旧、小可以转变成大、差可以转变成优、恶可以转变成善、“熊”可以转变成“牛”。反之,旧亦可以转变成新、大亦可以转变成小、优亦可以转变成差、善亦可以转变成恶、“牛”亦可以转变成“熊”、领导亦可以转变成罪犯!世事无常,生住异灭,又岂是人力所能干预得了的?实在是搞不懂为何偏要厚此薄彼而妄生分别之心呢?“诸法缘生,未见本性,逐相而转,迷而不觉。”资本市场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它是以涨与跌的形式来表现的。我们不论是用其理体还是其本质抑或是其自然运行的规律来解释,其实质都是一样的,即上涨与下跌的实质都是一样的,都是没有分别的。可是在凡夫的眼中它们却是不一样的,是有着显著区别的,最明显的反映就是他们对待上涨与下跌的态度截然不同。与所有生喜死悲的凡夫一样,他们特别喜欢上涨而异常害怕下跌。一但市场下跌的幅度稍微大了些,尤其是在他们同时也产生相应亏损的情况下,他们便会迁怒于资本市场,气急败坏地怨天尤人而尽显其无赖本色。于是,无理取闹乃至于打砸基层营业部的事件屡有发生。而每当此时,我们的市场管理者却又总是打着“保护市场和投资者”的旗号为其呐喊助威,甚至是不惜代价而直接干预市场。无疑,这不仅助涨了那些凡夫的不良习气,同时更破坏了我们资本市场原本就非常脆弱的生态环境。例如像2015年夏季的那种简单而粗暴的直接干预行为就给我们的A股市场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更给我们市场管理者的声誉造成了不必要的负面影响,且从目前(即2016年春节)的效果来看,实在是得不偿失!

我们在资本市场中谋生,若能认清其本来面目,以平常心对待其一切,即在一切境遇之中不起分别与执着,并在一切行为之中没有分别与执着,也就自然没有烦恼了。一切也就会像这个偈语所描述的那样:“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正所谓“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开口便错,动念即乘。”说实话,有些时候我们真的是在自寻烦恼,真的是可悲可笑!《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资本市场的一切法相何尝又不是这样呢?然而凡夫就是执迷于此而不能自拔,诚为当今社会之悲哀!要知道,资本市场的所有法相就犹如镜中之影像,虽不一却不异,照之则有,不照则无,根本就没有什么生灭、垢净与增减,更没有什么“牛”“熊”(即涨跌)、优劣和善恶之分。这一切对于我们广大的市场参与者来说,也只能是镜子里显现什么就看什么,既无法选择也无法恒有,纵然是风花雪月般的美妙景致也只能是望而生叹!似实还虚,似有还无,可以真切地感觉到它的存在,但却不能真正地拥有,这便是资本市场的所有法相。虽然一切相皆由心生,但是其心却也同样是空不可得的,就像释迦牟尼佛对须菩提长老所说的那样:“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故此说:空中无相,“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亦无资本市场相!凡所有相,皆是假象!倘若我们能于种种假象之中明白“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资本市场相,亦即是非相!也就彻底地觉悟了!有道是“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觉悟即明白,明白之后心地也就自然清净了,于资本市场之种种现象面前也就不再迷惑了,也就不再有分别了。但要注意的是,这一过程必须要自己完成,也就是要所谓的“自觉”,否则便会自封悟门,以后就很难再开悟了。

修行即是生活,生活即是修行,然而,修行的根本就是要自净心意,而所谓的“自净心意”便是在资本市场的一切境遇之中不起心、不动念,顺势而为,随遇而安。即“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认得性,无喜亦无忧。”认得性便是见性了,也就是所谓的“明心见性”。明心见性之后,“诸见脱落,独露真常。”正所谓“缘生性空,有即非有;当体即空,觉而不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