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年五·一机构特训之心法篇-新版《专业投机交易讲义》后记(四)

经文: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舍利子”,译法如前。“诸法”即色、心二法,也就是五蕴。言诸法即是说五蕴,前说五蕴,此言诸法,实无异也。“是诸法空相”,前面我们学习了五蕴性空,此处是说由空所显的实相体性仍然是空的,尽管其相状是实在的,但却是空无自我的。虽然心法一念三千,色法无量无边,但它们却都是依空而显的,故全都是了无自性的,就如同水中月、镜中花一般,皆是终不可得的,因此说:“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现象初显谓之“生”,现象消失谓之“灭”。而所谓的“现象”,其实就是因缘而生,因缘而灭的所有相。前一句经文说“是诸法空相”,既然如此,那么生则一定是非真生,灭则一定是非真灭,诚如《金刚经》所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既是虚妄,又何谈其生灭?正如因果循环的道理一样,世间一切事物的发生、发展及结果,皆是缘于事物的因果关系,也就是事物的发生、发展及结果都是由其自身的因果关系列所导致的,即世间根本就没有独存性及一成不变(即固定性)的事物。因此任何事物的发展结果都不可能是终极的,因为它又会成为下一事物的发生和发展的机缘,从而又会导致下一个结果……如此前因后果,循环往复,没有尽头。正所谓“因前复有因,因因无始:果后复有果,果果无终。”事实上,诸法根本就不存在没有因果关系的绝对生灭,这就犹如水会因温度的变化而与冰和水蒸气相互转变的道理一样,其变化的只不过是物态,而其分子结构(即其体性)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故此曰:“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所谓的“垢”与“净”,不过是由众生的分别心而产生出来的一种思想认识而已。它是唯心的,更是因人、因地、甚至因习俗而异的,这就像我国有些地区至今还保留着用脚和面制作面食的习俗那样。或许在外人看来这是极不卫生的,甚至是令人作呕的。但是对于当地人来说,这却是从其祖先那里传承下来的一种生活习俗,世代如此,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再如我们所熟知的“猫屎咖啡”和“肉芽”,它们究竟是“垢”还是“净”呢?实际上,尘世间“垢”与“净”的判别标准一定是迥然不同的,这是由于众生的分别心不尽相同的原因所导致的,因此才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差异。不仅如此,尘世间所谓的“美”与“丑”、“是”与“非”、“好”与“坏”、乃至于“善”与“恶”的判别标准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说到实相理体,本自清净,非可以染之使其垢,亦非可以治之使其净。缘起性空,是诸法空相,虽被恶缘所遮蔽亦不能使之垢,复为善缘所熏习亦未尝使之净,故曰:“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亦如对前两句经文的解释,从法相上来讲则一定是有增有减的,但若从法性上来说却是无增无减的,这就像以水为冰抑或以冰为水的道理一样,其质量是不会发生丝毫变化的,但其体积却会因二者密度的差异而发生相映的变化。所以说,所谓的“增”和“减”不过是因缘而发生的一种现象而已,就其本性而言纯粹就是一种迷惑人的假象,正所谓“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去。”因此说:“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前文说五蕴蒈空,即无色心二法,“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所以也无众生感受世界的“六根”与“六尘”以及意识世界的“六识”。在佛门,“六根”和“六尘”合称为“十二处”,而“六根”与“六尘”以及“六识”合称为“十八界”。因此说: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六根”,即“无眼耳鼻舌身意”;无“六尘”,即“无色声香味触法”;无“六识”,即无眼识、无耳识、无鼻识、无舌识、无身识、无意识;乃至无“十八界”,即无眼界、无耳界、无鼻界、无舌界、无身界、无意界与无色界、无声界、无香界、无味界、无触界、无法界及无眼识界、无耳识界、无鼻识界、无舌识界、无身识界、无意识界。简而言之,就是:“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其中,“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是菩萨为开导那些迷色者而说的,而“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是菩萨为开导那些色心俱迷者而说的。

凡夫于资本市场之中,或迷于色法,或迷于心法,或二者俱迷。他们固执地认为资本市场上的一切现象都是真实的,而绝不是虚假的,以至于他们顽固(即愚妄固陋而不知变通)地执着于我与我所,挂碍于资本市场的一切现象。显然,这种思想认识与他们的世界观是一致的。这也就难怪在其眼中,不论是市场的涨跌与账面的损益,还是市场的信息和交易的方法,乃至个人的市场感受以及市场经验都是真实的,皆令其不由自主地心有所系而不能自拔。于是他们离本逐相,纵然是因此而招感苦难与烦恼也在所不惜。他们执迷于色心二法而妄加分别,一叶障目却自以为是!他们或执着于所谓的“牛市”或执着于所谓的“熊市”,贪婪无知而死不改悔!然而,资本市场的事实真相却也是诸法空相,且古今中外均无分别,根本就没有什么“成熟”与“不成熟”之分,也不存在什么“恶意做空者”和“善意做多者”,更不存在什么“国家牛市”和“市场妖精”!说得再透彻一些就是资本市场的所有相皆是虚妄,皆是骗人的假象。至于什么公司在哪个市场挂牌上市抑或摘牌退市,对于资本市场而言皆无关紧要,决不存在所谓的被市场“高估”或者“低估”之类的问题,如果说有人在这一过程中硬要装装腔调、耍耍把戏则另当别论!资本市场是诸法空相,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坏”之分,这就像两张百元的钞票同时摆放在我们的面前,谁能说清楚哪一张是“高尚”的哪一张又是“卑鄙”的呢?难道我们只有“投资”并长期持有所谓的“蓝筹股”抑或“大盘股”才会有良好的收益吗?而我们短期“投机”所谓的“垃圾股”或者“小盘股”就一定会产生巨额亏损吗?试问在资本市场中,“长期投资”与“短期投机”、“大盘股”与“小盘股”、“蓝筹股”与“垃圾股”有分别吗?特别是在我们的A股市场里,持股时间与收益成正比吗?难道当了领导就可以不负责任地随便误导大家甚至胡作非为了吗?资本市场空中无相,压根就不存在什么“牛”(即涨)与“熊”(即跌)、“多”与“空”、以及“善”与“恶”和“正”与“邪”的分别。如果自己亏了钱就去诋毁赚钱的人“恶”,甚至去仇视他们,以至于公然地采取非常极端的手段去对付他们,这样不仅有失于自己所标榜的公允和公信,并且还会进一步地证明自己的狭隘与无知!倘若只是因为市场的跌幅大了就去擅自修改交易规则以显示自己所谓的“能力”与“强大”的话,则往往事与愿违,反而会更加地证明自己的懦弱和无能!倘若只是因为某些地方穷就要人为地赋予其一些特权,这样岂不是有违资本市场的“三公(即公平、公开、公正)”原则?《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资本市场之诸法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当处出生,当处灭尽。”奈何我们还要有什么执着与分别吗?“牛市”也好,“熊市”也罢;长期“投资”也好,短期“投机”也罢;做多也好,做空也罢;蓝筹股也好,垃圾股也罢;大盘股也好,小盘股也罢;新股也好,老股也罢;究竟是孰好孰坏、孰善孰恶、孰优孰劣?世上谁又能够真正地说得明白?敢问某人又凭什么不让我们去“炒新、炒小、炒差”呢?难道真的是像他所说的那样是为了保护我们吗?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何不将它们一并强制摘牌做退市处理岂不更好?股份制企业之所以选择在资本市场上挂牌上市,无非是希望资本市场能够为其股票提供更好的流通性,以及进一步地解决其融资问题。然而,当领导的随便一句话便要毁灭他人的希望与梦想,真的不知道某人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年轻时曾经听过一首流行歌曲,记得其中有一句歌词大概是这样的:“女人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我想它现在同样也适用于某些领导的“弯弯肠子(即其思想)”。《道德经》云:“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也。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因此,新可以转变成旧、小可以转变成大、差可以转变成优、恶可以转变成善、“熊”可以转变成“牛”。反之,旧亦可以转变成新、大亦可以转变成小、优亦可以转变成差、善亦可以转变成恶、“牛”亦可以转变成“熊”、领导亦可以转变成罪犯!世事无常,生住异灭,又岂是人力所能干预得了的?实在是搞不懂为何偏要厚此薄彼而妄生分别之心呢?“诸法缘生,未见本性,逐相而转,迷而不觉。”资本市场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它是以涨与跌的形式来表现的。我们不论是用其理体还是其本质抑或是其自然运行的规律来解释,其实质都是一样的,即上涨与下跌的实质都是一样的,都是没有分别的。可是在凡夫的眼中它们却是不一样的,是有着显著区别的,最明显的反映就是他们对待上涨与下跌的态度截然不同。与所有生喜死悲的凡夫一样,他们特别喜欢上涨而异常害怕下跌。一但市场下跌的幅度稍微大了些,尤其是在他们同时也产生相应亏损的情况下,他们便会迁怒于资本市场,气急败坏地怨天尤人而尽显其无赖本色。于是,无理取闹乃至于打砸基层营业部的事件屡有发生。而每当此时,我们的市场管理者却又总是打着“保护市场和投资者”的旗号为其呐喊助威,甚至是不惜代价而直接干预市场。无疑,这不仅助涨了那些凡夫的不良习气,同时更破坏了我们资本市场原本就非常脆弱的生态环境。例如像2015年夏季的那种简单而粗暴的直接干预行为就给我们的A股市场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更给我们市场管理者的声誉造成了不必要的负面影响,且从目前(即2016年春节)的效果来看,实在是得不偿失!

我们在资本市场中谋生,若能认清其本来面目,以平常心对待其一切,即在一切境遇之中不起分别与执着,并在一切行为之中没有分别与执着,也就自然没有烦恼了。一切也就会像这个偈语所描述的那样:“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正所谓“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开口便错,动念即乘。”说实话,有些时候我们真的是在自寻烦恼,真的是可悲可笑!《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资本市场的一切法相何尝又不是这样呢?然而凡夫就是执迷于此而不能自拔,诚为当今社会之悲哀!要知道,资本市场的所有法相就犹如镜中之影像,虽不一却不异,照之则有,不照则无,根本就没有什么生灭、垢净与增减,更没有什么“牛”“熊”(即涨跌)、优劣和善恶之分。这一切对于我们广大的市场参与者来说,也只能是镜子里显现什么就看什么,既无法选择也无法恒有,纵然是风花雪月般的美妙景致也只能是望而生叹!似实还虚,似有还无,可以真切地感觉到它的存在,但却不能真正地拥有,这便是资本市场的所有法相。虽然一切相皆由心生,但是其心却也同样是空不可得的,就像释迦牟尼佛对须菩提长老所说的那样:“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故此说:空中无相,“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亦无资本市场相!凡所有相,皆是假象!倘若我们能于种种假象之中明白“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资本市场相,亦即是非相!也就彻底地觉悟了!有道是“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觉悟即明白,明白之后心地也就自然清净了,于资本市场之种种现象面前也就不再迷惑了,也就不再有分别了。但要注意的是,这一过程必须要自己完成,也就是要所谓的“自觉”,否则便会自封悟门,以后就很难再开悟了。

修行即是生活,生活即是修行,然而,修行的根本就是要自净心意,而所谓的“自净心意”便是在资本市场的一切境遇之中不起心、不动念,顺势而为,随遇而安。即“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认得性,无喜亦无忧。”认得性便是见性了,也就是所谓的“明心见性”。明心见性之后,“诸见脱落,独露真常。”正所谓“缘生性空,有即非有;当体即空,觉而不迷。”